聯國促公開六四真相 華外交部斥干預主權

8仔日記∣後六四反思:港人是這樣踏上反共之路的……

2014-6-5 03:02
字體: A A A

2014年6月5日 星期四  王維林與王維基之間

香港沒有一個王維林,而有一個王維基。

香港沒有一個十米高的民主女神,而有很多個十吋高的民主女神。

香港沒有一個人向毛澤東畫像擲油漆雞蛋,而有一個人向曾俊華真人擲實心雞蛋。

香港卻有很多人高喊「結束一黨專政」,而歷史的諷刺正正在於,這一方面正是當年中共鎮壓八九民運的理由,另一方面卻又是一眾學生領袖、知識精英、文化明星曾經極力否認的一句口號。

慣了吟哦「雲對雨,雪對風,晚照對晴空」的中國讀書人,血液裡自然也有「二元思維」這文化基因,當權者固然有,無權者卻也不會無,以至事情的發展,往往很容易就會出現對立面,繼而各走極端。

而隨著中共決定全面接管特區,本來西化的香港,也勢將走上這條「兩極中國路」,以至「被迫反共」。

 

八九民運原非民運

如果大家真的願意尊重歷史,真的願意面對現實的話,那麼,請容許8仔說,八九民主運動最初並非民主運動,那是事後追加的,而當中也不帶諸如「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此類口號的色彩。

至於高喊「結束一黨專政」,更是「六四」血案發生後的事。根據思想文化學者李劼在《百年風雨》一書中的說法,「一九八九年的中國學生,不僅不要求共產黨下台,而且還禁止任何人喊出這樣的口號,甚至將挑戰暴君的三位平民,押送公安局;理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溫和到難以想像的程度,結果換來的,卻是機槍加坦克的血腥鎮壓。」

據悉,當年盛傳有學生高喊「打倒共產黨」的口號,其實是身兼新華社副社長的中宣部副部長曾建徽的「創作」。

 

逾九成學生不反共

而那三位平民是湖南青年魯德成、喻東嶽和余志堅,他們因為向天安門城樓的巨型毛澤東畫像投擲注滿油漆的雞蛋,而竟然被學生抓起來,送交公安局,其後分別被判監16年、20年和終身監禁,其中喻東嶽更因為在監獄中遭到虐待,而罹患精神病,成為部分學生領袖畢生遺憾的「錯手殺人事件」。而說穿了,為的是不想中共以為他們反黨、反社會主義,而仍想中共重新確認他們發起的是一場「愛國民主運動」。當時,已是1989年5月23日,距《人民日報》「4.26社論」把學運定性為「動亂」已差不多一個月。

事實上,直認一手將「擲蛋三子」送交公安機關的連勝德(時任「外高聯」〔外地高校聯會〕總指揮)事後表示,在「六四」開槍鎮壓前,參與學運的學生,九成以上都是不反共的(其中包括他本人)。

由此可見,這群人事後的反共,都可說是中共迫出來的。

 

趙紫陽:黨使他們完全絕望

關於「被反共」,《改革歷程》一書也有引述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說法。他指出,「我當時就說過,多數人是要我們改正錯誤,而不是要根本上推翻我們的制度……許多外出的民運分子都說,他們在『六四』前,還是希望黨往好處改變。『六四』以後,黨使他們完全絕望,使他們和黨處在對立的方面。」

對此,趙紫陽還不忘舉例說:「在學潮期間,學生提出過很多口號、要求,但就是沒有提物價問題,而當時物價問題是社會上很大的熱點,是很容易引起共鳴的。學生們要和共產黨作對,這麼敏感的問題他們為什麼不利用呢?提這樣的問題不是更能動員群眾嗎?學生不提物價問題,可見學生們知道物價問題涉及改革,如果直接提出物價問題動員群眾,實際上要反對、否定改革。可見不是這種情況。」

他甚至指出,「不少材料說明,在解放軍遭到圍攻時,許多地方反而是學生來保護解放軍」。

這些話語,可謂又一次證明,反共,是中共迫出來的。

 

港人挑戰黨天下

昨夜的維園「六四」二十五周年燭光晚會,最強音是把未來的佔領中環與過去的佔領天安門連結於現在,可謂將「民主拒共」提升到「民主反共」,這在中共全面接管特區的主旋律中,既是自主意識,更是危險動作。

還是李劼說的好:「基於觀念的爭執,最後都可以找出理由存疑;但來自利益的紛爭,是無論如何不可能調和的。民主,倘若僅僅是一個理念,人人都可以高唱入雲。但民主一旦觸動當權者利益,誰也不肯相讓……毛澤東的家天下被否定之後,共產黨的黨天下已然成為黨內各派、各利益集團的共識:無論請誰退休,也不能請共產黨退休。」

香港人呀,請做足心理準備:

大家要面對的,不是習近平,不是李克強,甚至不是江澤民,而是整個共產黨──一個已經變成利維坦(Leviathan)的政治異形!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5日 上午3:0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預算案三讀高票通過 立會突流會另有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