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語錄】陳家珮不反對特首無限連任 「有啲乜嘢唔可以傾啫?」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一方素帕寄心知|陳頌紅網誌

2018-3-8 14:00
字體: A A A

雖然自己很少用手帕──正確來說,在離開春田花花幼稚園之後,從沒帶過手帕上街──但最近,還是收到兩條手帕禮物。

有一條是一個響應環保,不再用紙巾的友人所送。另一條,是一個友人從蘇州帶回來的手信。兩條手帕都漂亮,但由於沒有用手帕的習慣,把它們放進抽屜之後,幾乎忘記它們的存在。直至一天熨衣服,想找一條薄手巾舖在衣服上面,免得熨斗熱力令衣服受損,於是,其中一條手帕才大派用場。

小時候曾聽長輩說,不要送手帕作為禮物。因為從前參加喪禮收到的吉儀,裡面會附有一條小毛巾,有人解釋是方便來賓用作擦眼淚,也有人解作離別之意。到了我們這一代,很多古訓、禁忌,早已拋諸腦後,又或者,根本不太在意。就像最初回到香港時,在西貢租了一個村屋單位,新居入伙當天,其中一個朋友就送了一個很有鄉村特色的大鐘給我,作為入伙禮物。我倒是很喜歡那個鐘,但另外兩個朋友一看到便頻呼「大吉利是」,一定要我把買鐘的錢,還給那個朋友。

送鐘不好,送手帕也不行。這個禁忌不僅適用於中國,即使是在中世紀時的歐洲,都不可以送手帕。根據郎伽.優哥希瓦《幾點鐘去看牙比較不會痛》,手帕源於蓋頭的頭巾,後來兩者才分工。最初手帕用的都是昂貴布料,還會綴上寶石、珍珠,最重要的功能反而不是擦鼻抹手,而是衣服裝飾,是身分象徵。低下階層的人,並不能隨便接受或送贈手帕。但隨著手帕之普遍,它逐漸有更多不同用途,例如表示支持、忠貞、感謝、投降,還有,訂情。

在《紅樓夢》也好,在莎士比亞的《奧賽羅》也好,都有主角送手帕訂情之情節。「不寫情詞不寫詩,一方素帕寄心知,心知接了顛倒看,橫也絲來豎也絲」。其實朋友之間、情人之間,無論送什麼,也不過因為思念。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3月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肺」語錄】港區人大補選日留京投票撐修憲 葉國謙:(兩者)含金量完全不能比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