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國珊不加入建制政黨 稱「我係一個人啊,我做唔出」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俾鬼責-在科學與神話之間,以及三則睡夢怪談(劇透慎入)|恐懼鳥網誌

2018-3-17 21:45
字體: A A A

上星期日,小編出席了恐怖電影《俾鬼責(Slumber)》優先場。按照這個市場的隱形法則,小編應該要寫編觀後感。幸運的是,這套電影的題材確實很有趣,背景資料很豐富,相信可以借機讓大家體會到鬼壓床的恐怖……

故事環繞住一名睡眠專家愛麗絲(Maggie Q)的奇異經歷。愛麗絲的弟弟小時候因為夢遊而慘死,自責感驅趕她長大後鑽研睡眠失調科學,並在醫院擔任專家。長大後的愛麗絲一直深信各種睡眠失調都有科學解釋。直到某天她接到一宗怪異個案,一家人集體患上睡眠障礙症,並做出種種血腥行為,這時候愛麗絲才發現自己不得不面對殺害弟弟的真兇—— 一隻侵蝕夢境為生的古老惡魔。

你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發現每寸肌肉都動彈不能,胸口有股重量壓迫住你,宛如瀕死時的枯萎感佔據你全身。這時候你意識到不是獨自一人,一團黑影入侵了你的房間,它可能站在門邊凝視你,又可能壓在你身上,甚至在房間彈來彈去……此刻的你驚慌到想一死了之。

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有過類似上述的體驗,中國俗稱「鬼壓床/俾鬼責」。現代科學把這種現象稱為「睡眠癱瘓症(sleeping paralysis)」,一般發生在REM睡眠轉變的過程(入睡時/就醒來)。REM睡眠與做夢有密切的關聯,我們腦袋會在這期間麻痺肌肉,以防止做夢時走動。但如果你在身體癱瘓消退前便從REM睡眠清醒過來,再加上夢境的幻覺,就會出現鬼壓床的情況。

這聽起解釋到很多事?

小編不知曉死後的世界,但好像人一變鬼性格也跟著變壞,它們總是巧妙地躲在黑暗的角落,不讓明文的燈光解釋全部的案件。《俾鬼責》亦從這有趣的切入點出發,劇本刻意設定女主角為一名睡眠科學專家,讓她面對最靈異最難以解釋的「睡眠癱瘓症」,帶來最矛盾的衝突。

至於愛麗絲究竟遇上什麼恐怖經歷?小編無謂在這裡劇透,留待到戲院自行欣賞,但小編會分享數個網民親身的睡眠恐怖體驗,讓大家熱身一下︰

「麻煩你凡妮莎」

大約在6、7歲時,我做了一連串怪夢。那些夢就像電視連續劇般,我在觀看一個陌生婦人的大半生,而我又毫無頭緒她是誰。那些夢境的內容多數不連貫,例如看到那婦人放工回家,發現大女把細女脫光光,然後鎖在屋外。我亦夢見那名女人虐打自己的小孩。甚至夢到她男友教婦人吸毒,看著他們把海洛因打到身體裡,還小的我根本不知道毒品是什麼。不久那名婦人感染了愛滋病病死在醫院裡,我還夢到那名婦人的葬禮情況。

在最後一個怪夢,我見到那婦人的男友在強暴大女。在整段令人不安的強暴過程,那把婦人的悽厲叫聲不斷由我耳傳來說︰「向她說我對不起!麻煩你凡妮莎,幫我說對不起!我應該一早聽她的話。」

那一刻我從床上驚醒,我驚醒的原因不止那可怕的強暴畫面,還有那婦人呼喊我的名字。第二天早上,我一次過把那些怪夢向母親說出來。我娓娓說出夢境的畫面,在旁的母親沒有打斷我,只是驚訝得下巴幾乎掉到地板上。當我說到道歉那部份時,她忍不住當場淚流滿面哭出來。

直到那一刻之前,母親都沒有對我說過奶奶的事,也沒有提起過她的童年。我亦未曾見過奶奶,亦即是那名夢中婦人,的任何照片。

「腳上的爪痕」

我時常遭遇鬼壓床,但次次都在夜晚發生,還要是背朝天睡覺。直到某次白天,我在客廳沙發午睡時,才醒悟自己一直以來錯了,夢魔來襲是沒分時間,那次更是我人生最恐怖的一次鬼壓床。

那天早上,我和妻子在教堂回家的路上吵架,她氣得把孩子們帶到娘家那裡,留我一個人在家。鬱悶的我在客廳沙發午睡,這次我打側入睡,好背對住從窗戶射來的陽光。

大約下午2點左右,我從夢中醒過來,發現自己身體無法動彈,一團黑影壓在我身上,試著呼叫卻變成啞巴。其實我很習慣這種情況,但這次讓我感到驚慌的是,我感到右腿被微微抬高。

下一瞬間,那團黑影把我從沙發上猛拉下來。

縱使說不出話,我開始默唸祈禱上帝保護我,因為那團黑影真的想殺了我。雖然我是一名33歲成年男子,沒有什麼好怕,但我真的很害怕再也見不到我的孩子。

上帝好像聽到我的呼救,因為我從地板看到一道非陽光的光線驀然從窗外射入,直射到那團黑影使它消散。那團黑影退散時,我也從麻痺中恢復過來。

我有想過這是否一場夢,但腳踝的抓痕印證了它的惡意來訪。而且當我站起來時,門外傳來我狗的咆哮聲,我看到牠激動得幾乎抓破兩英寸厚的木門。我馬上打開門讓我的狗進來,牠也隨即在屋內跑來跑去,追逐住我看不到的東西,然而那東西卻在地板留下一組組黑色的腳印,一直延伸到屋外,最後消失在後院。

雖然我的狗在一年後過世,但我都買了另一頭狗,每晚睡覺都留牠在旁邊。因為如果類似的事再發生,我會希望牠們在旁。

「盜夢空間」

前陣子我電話安裝了一個睡眠追蹤APP,用來觸發清醒夢(lucid dreaming)。它會用一把女人回音聲反覆說︰「你正在做夢。」

某天下午我在工作時,突然每隔幾分鐘耳邊便傳來那個女人的聲音。於是乎我拿起電話一看,當我打開屏幕鎖時,便發現自己從床上醒來,太陽才剛剛升起。那一刻我嚇壞了,馬上去浴室洗個冷水澡。

冷靜過後,我便如常駕車上班。當我還在納悶朝早的事時,汽車收音機再次傳出那女人淡漠得可怕的說話聲,我嚇得馬上把車子煞停下來。當汽車停頓那一瞬間,我再次從床上醒來。如是者重覆了3至4次,每次都從「當天」不同時段醒來。接下來一星期,我都不敢再相信所謂的「現實」,那把女人聲也理所當然地被我永久關掉。

P.S 那個APP叫 Sleep as Android (小編也下載了,記錄睡覺時發出的聲音)

如果大家看完以上經歷還未夠喉,就記得去看電影《俾鬼責》,它絕對會為大家每晚睡眠帶來更大的刺激和不安感。

(圖片來源:《俾鬼責》預告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3月17日 下午9:4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朋友|生活旅客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