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潤雄宣布BCA不記名、不記校、抽樣考 田北辰成功爭取?

讀者投稿

《852郵報》歡迎讀者投稿。請將稿件電郵至 editorial@post852.com。電郵來稿者請註明文題、筆名、個人資料及作者簡介。讀者投稿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報立場。編輯部保留對所有稿件的篩選及編輯權利。

電燈泡:姚松炎的精英主義|讀者投稿

2018-3-16 11:56
字體: A A A

姚松炎輸了立法會補選。北京與建制繼續奪去了民主派的王牌,分組點票的否決權。眾多選後分析皆指出姚輸在策略、輸在深水埗。

姚的選戰,只輸2,000多票,其實是選民仁善,他選戰所代表的精英心態,忽視草根,把市民分成「值得」與「不值得」拉票兩類,試問深水埗被其選舉策略看不起的市民,為何要投他一票?

姚只靠社交媒體,不落區、不做家訪,講規劃原則不談民生,人家逼巴士地鐵他去騎單車,正正是過後數年,泛民「進步」人士對老人家、低學歷、低收入人士從內心深處看輕的精英主義的最活生生例子。

這些「進步」人士口講最多是關懷弱勢、支持小店、深耕細作、但身體最誠實,他們對與街坊做朋友興趣大多。他們不但不同街坊做朋友,還指責傳統泛民跟隨民建聯辦蛇齋餅粽旅行團,將關懷街坊、說成了將立法會區議會化。

他們經常有意無意的將老人家妖魔化,妨似老人都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貪小便宜,為小小好處去投民建聯,老人都是掌心雷。筆者在選前出席一個支持姚的集會,聽到身旁的姚粉在談論將來有機會,應立法禁止老人投票。筆者聽到這極端言論,只有插嘴,問年輕人怎可以歧視老人。過去數年,年輕人被灌輸老人都是民建聯粉絲的觀念,而不知道不六、七十歲的一輩人大都是逃避共產黨而來到香港。他們可能不支持佔中,但不等如他們反對民主支持中共。假如沒有這羣老人家,民主黨與民協如何在八、九十年代起家?

落區,講早晨,幫街坊解決困難,不是製造一代愚民,不是蛇齋餅粽,是服務市民,對街坊的尊重。有尊重與亙信,了解他們的生活,面對的問題,再透過議員的身份,監察行政機關,改善市民生活。

講規劃,學術界缺的不是對美好願景追求的心與規劃原則,而是如何在紛亂的現實世界中,令美好的願景成真。在紛亂的社會裡,中產又比草根更有能力去過美好的生活。可是這羣專攻年輕人與社交媒體的「進步」人士卻把草根看成是愚昧的一羣。

筆者聽到姚松炎核心支持者在他落選後更對姚說,他的落敗乃非戰之罪。他們又鼓勵姚,說他打了漂亮的一仗,姚在中產區得票高,可知他做得好,至於姚在低收入社區走票,那是因為共產黨的統戰工作做得好。姚松炎和他的軍師朱凱廸團隊,不落區,輕視那些不用社交媒體的市民,卻將責任歸咎低收入人士被中共洗腦。

他們的精英心態,口講進步左翼,把市民分類成「值得」去拉票與「不值得」去拉票,是歧視草根的精英主義。

他們「值得」輸掉這場選戰。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3月16日 上午11:5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木棉樹繼續發警告|林超英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