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致光指人口老化或增利得稅開支 以「靠嚇戰術」籲商界同意取消對沖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得閒分手|陳頌紅網誌

2018-3-31 14:00
字體: A A A

有些戀人,說分手的次數,大概多過說「我愛你」的次數。

「如果你再跟那些豬朋狗友去喝酒,信不信我立刻跟你分手」、「明年我生日時,若你還未儲夠錢買那個Hermès袋給我的話,就跟你分手」、「母親節你竟然陪阿媽都不陪我?是不是想分手?」。

以上那些話,並非老作,而是過去那些年,從這裡那裡,親耳聽過或經「受害人」複述。

動輒就說分手,幾乎連對方打個噴嚏都嚷著分手。彷彿,分手是史上最強大武器,甚至不需要拿出來揚威,只要輕輕提起,就可以令人一聽投降。

不,要更正:是可以令甘心受威脅的人,一聽投降。

曾經,都有一個前度這樣說:「你已經兩小時沒有回覆我電話,如果十五分鐘之內再不打給我,以後你別再打來。」當時,正在喝喜酒,跟同桌一群多年不見的舊同學談得起勁,手機又放在手袋裡,聽不到電話響。結果,直到吃完美點雙輝,才記起要把手機拿出來(那時候還沒有智能手機,對手機的倚賴更小)。但看看手錶,豈止過了十五分鐘呢!決定不回電話,繼續吃百年好合紅豆沙。

威脅別人的最差結局是,別人原來不受威脅,就會輸得很慘。正如英國首相卡梅倫賭輸了脫歐一樣,玩大了,回頭太難。所以,千萬別以自己根本不希望見到的結局,作為恐嚇。也曾有朋友以辭職去威脅上司,誰知道上司即時接受,她後悔莫及。

這些人,也許都犯了一個錯,心理學家稱之為「控制錯覺」。意思是:自以為有能力、有本錢,去控制或者影響一件事的過程及結果,事實上,是高估了自己在某件事上的重要性,也對自己的影響力、操控能力過度自信。

所以,分手這種大事,絕不可以「得閒」就講。一個不留神,對方「好呀」回應,爽快過你叫他得閒飲茶,就咎由自取。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3月3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以讀供讀】游清源now新聞台《以讀供讀》新一集:《唐翔千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