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駁戴耀廷文革論 「不顧後果之言行受到批評,是文明自由社會的表徵」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循環再造|姚啟榮網誌

2018-4-2 23:00
字體: A A A

晨起讀報,已經不再是老香港式的一盅兩件,也不是悉尼式的坐在咖啡館優悠地打開報紙,喝一杯茶,仔細先讀一遍頭條那回事了。我的讀報習慣是回到辦公室,開啟電腦,漫遊幾份悉尼主要報章的網站,尤其是《悉尼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是其中必看的。它代表一份悉尼中產及精英階層,沒有《澳洲人》(The Australian)那麼保守,也沒有《每日郵報》(Daily Telegraph)那樣通俗和嘩眾取寵。而且近日它的網頁也採用較近平板電腦的展示方式,用圖片配以簡單的撮要,擺脫了過去以文字為主的形象。不過《悉尼晨鋒報》這種以不極端和靠中間的路線的紙媒,越來越像一個穿上西裝的行政總裁主持新品發佈會,兜兜轉轉,卻交不出特別令人意外的計劃。要知道這樣說其實不太公平,我只是一個粗疏的讀者,只肯花短短的時間看即時或突發新聞,忽略了許多詳細而深入的報導。況且《悉尼晨鋒報》和許多大報章和雜誌一樣,不會無條件把所有的新聞在網站上免費公開。網站上的一般更新,顯示了即時的突發的一小部分新聞提要。如果要閲讀其他詳盡的內容,要必須乖乖先付費做個訂戶,登入特定的專頁。

那麼要看看週末紙媒厚厚的一疊的附頁,就要做一個付費的讀者了,既可看到印刷版,也可以登入訂戶的專頁看個飽。不過我懷疑:究竟有多少既看印刷版,也在電腦上或智能手機的報紙程式看新聞的讀者?在咖啡店和小酒館,還是有不少寂寞的人翻閲報紙和永遠過期的雜誌。如果可以有選擇,我還是會在平板電腦的大屏幕上閲讀新聞,起碼不用最終把紙張送入廢物回收箱,減少無謂的浪費。至於免費派來的超市單張和區報,我扮作一個善人,除非在信箱貼上No Junk Mail的信息,否則無法完全拒絕。我的廢物回收箱都適當地放入報紙、紙箱、空罐、塑膠和玻璃瓶等,非常有環保意識。原來區議會暗中派人巡查,曾經在我家的回收箱蓋上貼上「幹得好」之類的評語標籤,令我沾沾自喜了一陣子,忘記了為什麼區議會有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監察行動,偵查每一戶人家是否有依法辦事。這些行徑,近日在另一個區議會內遭到強烈的抗議,認為此舉有侵犯任戶私隱之嫌。如果有目的把這些資料收集,變成一個住戶的數庫戶,作為監控和評分之用,也就變成一個極權社會的行為了。

但我最近才知道,這些廢物回收都是美麗的誤會。最初聽說廢物回收中的可循環的垃圾會送給中國大陸處理,現在中國大陸說已經不再接收這些廢物了,不再變成工業大國的垃圾場,自然好得很。那麼現在我們推行的垃圾分類回收,到底會將垃圾送到那裡去呢?是否送回到堆填區?處理垃圾的成本也相對提高了。不過難道有了循環再造和垃圾分類,我們就可以容忍那麼多的包裝和裝飾?至於每逢聖誕和生日,大家還依舊用花紙把禮物漂亮的包裝好。我卻從來不嫌棄一份沒有包裝的禮物。一般的禮物如巧克力,盒子的裝潢已經很精美,給人一看就知道它是什麼。盒子外再加上包裝,無疑有點畫蛇添足了。

剛來到悉尼,印象中塑膠袋還未像現今泛濫成災。我已忘記怎樣把大大小小的東西從超市帶回宿舍了。如果駕車到超市,把購物車推到車旁,打開車尾箱,自然可以把所有東西放進去。那時還離不開偶爾購書的習慣。我還記得在書店購書後,用手提着新書刋便離開的情景。作為一個不多讀書但偶然購書的讀者,減少一個無謂的膠袋自然有必要。不過悉尼的書店,例如大學的書店,用的多是紙袋。如果把書放進一般超市的灰灰背心袋,當然是俗氣得可以。

至於買到好書,必須要馬上看,所以根本不用放在袋子裡。到了書架容不下新書,就想到棄書。到了不忍棄,就要停止買書,或者只買電子書。現在街上攜帶着書本的人越來越少了。如果有,十之八九是學生。大學的學生手中的是手提電腦,參考書也有電子版本,繳交作業也用文件檔案上載。老師評改,也在網上進行。如果這樣看,新的學習方法可能有助減少了紙張的浪費。悉尼市政府沽計,每年住宅和商業產生26萬噸廢物,其中一半可循再用,其餘送往在250公里外的堆填區。悉尼市政府打算將原本送到堆填區的九成廢物,變成再生能源,將悉尼變成一個百分之一百使用再生能源的城市。我當然希望這不是空談。

政客的眼光和目標看似遠大,如果能夠耐心細看,就不會隨便地、天真地信以為真。藍圖描繪得如何完美,總不能掩飾一個城市的缺失。這世界沒有什麼完美的城市,悉尼也當如此。如果你明白就好,當然表示你已不再年少輕狂。

(圖片來源:monash.vic.gov.au)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4月2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消失的「香港地下黨」|梁慕嫻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