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橋公關不塌糊塗,一塌大鑊!|王陸|關公拆局

鍾樂偉

-韓國評論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喜歡研究兩韓政治與社會文化。

你不知道的釜山歷史:韓國「兄弟福祉院」人間煉獄事件|鍾樂偉網誌

2018-4-10 23:00
字體: A A A

透過電影《1987:逆權公民》,我們知道韓國全斗煥獨裁政府早於80年代,特意在首爾南營洞主要針對學生運動與對共活動的「內務部治安本部」旗下,位於當區的「對共分室」內部 5 樓,設置了專門為以嚴刑峻罰向學生進行逼供審問的「囚禁室」。那些年,不少韓國學生運動領袖也曾被警察蒙著眼帶來這裡,以電刑與水刑等各種慘無人道的手法毒打,為的都是要打壓他們投身參與民主運動的決心。

然而,原來在韓國獨裁政權年代,莫視人權情況的事件,不只於「南營洞」而已。另一處鮮為人知,但卻更惡名昭彰,甚至可說是人間地獄的地方,其實就是位於今天韓國一大旅遊景點 — 「釜山」之內,那個地方名叫「兄弟福祉院」(형제복지원)。

70 年代當朴正熙修改並建立「維新憲法」以後,大權在握的他為決定以整理市容之名,把所有在他眼中視為城市中「不潔淨」,破壞市區現代化樣貌的人,當中包括被人遺棄並流落街頭的孤兒、因身體殘障而在街上行乞的乞丐、無業流氓、不法街頭小販與反對獨裁政權的學生抗爭人士,都紛紛被巡警捉拿到當時位於釜山市近郊山上的一個稱為「兄弟福祉院」的社會福利居所。

原以為他們會在那裡獲得國家的保護,可是一切都只是表面而已。後來所有被逼送入到「兄弟福祉院」裡的青年人,不單沒有獲得應有的福利,它更成了一處像二戰時德國針對猶太人進行集體殺害的集中營一樣的人間地獄,叫他們一直被困在那裡,受盡無止境的毒打與迫害。

「兄弟福祉院」從 70 年代中期建立,80 年代的高峰期,曾經擁有 4,000 多人在那裡居住。以保護為名被迫扣留在那裡生活的青年人,每天一早 5 時半便要起床祝禱,吃過早餐以後便要強制送到院內的工場,或到附近的建築地盤內工作。據當年曾經被送到「兄弟福祉院」工作的受害人憶述,原來他們應該從工作中得到院內的工資,只是院方一直未有給他們一分一毫,迫使他們無償地為工場工作。而從他們手上完成的製成品,全都會由院方交給財閥,轉售到歐美等地,為國家賺取外匯。

然而,滿以為每天辛勞工作以後,他們可以獲得休息,其實這只是另一場惡夢的開始。晚上院內關上門,院內的管理人員便會對那些青年人拳打腳踢,甚至強暴他們,當中不少人亦因而命喪於「兄弟福祉院」內。但是,根據當年官方紀錄,「兄弟福祉院」在 10 多年提供服務期間,只有 500 多人不幸死於那裡,而最普遍的死因是心臟問題,其次身體過份虛弱致死。當然,我們知道這一切都是當時院內以圖隱瞞死亡真相而創作的謊言,更多的人更多的死因,都是源於在院裡的非人道惡行所導致。

從 70 年代至 80 年代中期,「兄弟福祉院」一直在無人踢爆下繼續營運下去。雖然偶爾會有來自外地的教會代表與送上援助的志願人士前來參觀,但那裡負責營運的朴院長,每當在有外人參觀時,都會把所有有問題的青年人,全都送到院內的禁錮囚室,只會讓外人看到生活得健康又快樂的青年院友的容貌而已。如是者,整個「兄弟福祉院」,便成為了朴院長的個人王國,任他個人喜好而擺佈。

幸而到了 1987 年,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被路經那裡附近的金檢察官,發現了「兄弟福祉院」的存在。後來,他帶著警員前來那裡搜查,結果把「兄弟福祉院」侵犯人權的秘密公開。只是,雖然金檢察官成功以非法禁錮之名,拘捕了朴院長,可是由於朴院長的真正身份,是一位曾經兩度獲得政府頒發社會福利大獎的有背景且坐擁無比權力的特權人士。在更高權力檢察官的阻撓下,最終朴院長在 1989 年只是因為輕微的貪污罪,而被判入犯 2 年半而已。

到了 1988 年,踏入民主化以後,「兄弟福祉院」正式被關閉。後來那裡一帶被售予另一發展商起建高樓大廈,有建築工人在附近的山坡開展工程,結果發掘到有過百件的人體骸骨。可惜,事過境遷,由於有能力且願意站出來向政權申訴的受害人數量有限,多年來未有太多人關心發生在接近 30 多年前的「兄弟福祉院」事件。

就讓我們知道,原來在大歷史上較多人知道的「南營洞」以外,還有一處稱被為「兄弟福祉院」的釜山人間地獄,曾經出現在 80 年代,但迄今為止真相還沒有完全公開,並為那些受害人提供任何賠償,而當年犯下人權侵犯罪的人,今天仍在消遙法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4月10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傳梁美芬任基委會委員 法律奇才實至名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