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豐大班反蘇獨

敘利亞預演香港2017年特首「普選」?

2014-6-7 01:37
字體: A A A

6月初。「春夏之交」。

在地球的這一邊,我們在悼念25年前的六四屠城。

而在地球另一邊的平行時空之中,6月4日,是波蘭的自由日,大家紀念25年前波蘭首次局部民主選舉,一次象徵着東歐、中歐過渡到民主,步向歐洲一體化的民主選舉。隨後,6月6日,多國政要雲集法國北面海岸的諾曼第,記念70年前西方盟軍登陸歐洲,反擊軸心國,自由戰勝獨裁。同日,香港人紀念李旺陽「被自殺」兩周年。

但在差不多同一時間,在地球的另一角落正進行該國數十年來的第1次有多於1名候選人的總統選舉。

嚴格來說,是一次表面看來有多於1名候選人的總統「選舉」。

而這一次「選舉」,卻是回顧六四的港人都必須引以為鑒的。

日期:2014年6月3日。

地點:敘利亞。

大家都知道,敘利亞正在內戰。因此,總統選舉只在政府軍控制區及個別駐外使館進行,包括有逾百萬敘國難民的鄰國黎巴嫩。據該國官方通訊社SANA香港時間6月5日報道的結果,現任總統巴沙爾(Bashar al-Assad)以接近1,032萬票,亦即總票數的88.7%成功連任(據估計,敘利亞2012年人口約為2,253萬人)。

這次選舉值得香港人注意之處,在於選舉雖說有3名候選人,為該國數十年來首次,卻其實兩名對手的產生過程,與2017年港式「普選」有不少相似之處。

在敘利亞,所有候選人都須先經最高憲法法庭篩選,最高憲法法庭的法官,都是由總統任命。24人報名參選今次總統選舉,而最終通過篩選的就只得3人。

這種做法,與香港的親北京陣營認為行政長官「普選」須限於2至4名候選人,何其相似。

再來。

敘利亞選舉中的候選人須取得35名國會議員提名,但國會250席之中,執政黨全國進步陣線有168席,而所謂反對陣營的各黨合計只佔5席。今次選舉中的另兩名候選人Hassan al-Nouri和Maher Hajjar,都有可能是得到執政黨提名而取得入場券參選。

這點,亦跟香港的泛民很可能要得到北京默許或授意才有望參選行政長官,何其相似。

據SANA報道,選舉過後,Hassan al-Nouri在首都大馬士革的喜來登酒店會見記者,恭喜巴沙爾贏得敘利亞人的信任,又表示選舉過程透明,對世人來說清楚不過,「我承諾我是個愛國、參與建設敘利亞的候選人,會是個在背後支持敘利亞阿拉伯陸軍的士兵。」

在外交層面,一般都會有外國政府對當選者致賀。敘利亞今次選舉亦不例外:北韓政府恭賀巴沙爾連任,指出巴沙爾得到敘利亞人民的支持和信任,而俄羅斯政府則指出沒理由質疑選舉的認受性。

祝賀巴沙爾的,當然還包括其盟友伊朗。訪敘的伊朗國會代表團團長Alaeddin Boroujerdi更讚揚巴沙爾抵擋敵人和恐怖組織。

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普選」,會否是敘利亞式的「普選」?

最終出閘的候選人會否只得3個?(又或者2至4個?)

取得足夠提名入場的候選人,是否都得到北京的祝福?

落選人會如何評價那次選舉?

哪些政府會祝賀當選者?

在距離波蘭自由日28年之時,香港會舉行一場怎樣的選舉?在諾曼第登陸後的73年,香港還會否是自由、民主世界之中堅定且不被遺忘一員?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6月4日晚在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晚會中說,爭取平反六四,要跟本土爭取民主普選的運動相結合。其實,港人爭取普選,亦必須跟世界民主、自由的潮流結合,必須在普世民主標準以及敘利亞式(又或伊朗、俄羅斯、新加坡、馬來西式)的「民主」,兩條道路之間,踏上正確的民主路。

(記者:隋定嶔|編輯:游清源)
(原圖為Wikipeda圖片,2011年11月攝於Latakia,原著者Emesik(Michał Sałaban)按CC BY-SA 3.0條款分享。) .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7日 上午1:3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大部分示威者決定暫時撤離立法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