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聰有機會成公關一哥|王陸|關公拆局

常月明

-留給最愛女兒的說話

女兒在他方,無法面對面嘮叨,惟有一週一家書,寄上碎碎唸,繼續讓女兒耳根不清靜。常月明,生於月圓之夜,又名「常哦」,那是女兒沒大沒小地替她起的花名。

有苦自己知|常月明網誌

2018-4-21 08:52
字體: A A A

女兒:

好友自從離婚後,開始要吃藥控制抑鬱症,而且吃的份量不斷增加。不吃的話,就會隨時大哭,同時想到自殺,連自殺的方法都想過不少。

大概六十歲過後才遭受離婚打擊,都會這樣吧?

相處了幾十年的老伴,忽然不念舊情、拋棄自己,而自己又再沒工作寄託,每天在家中看著四面牆,連想吵一場架的對象都沒有,形單隻影,不抑鬱才怪。

前陣子見到她,更加心痛。比起以前愛打扮、愛說話,性格樂天,喜歡跟朋友吃飯逛街,現在的她,幾乎是完全相反的人。如今她不修篇幅,終日躲在家中上網、打機,如果不是因為要負責接孫兒放學,她連家門也不會再出。

還是最近才知道,當日她丈夫堅持離婚,原來是要跟一個年紀跟她相若的女人相宿相棲。他們偷偷在一起已經十幾年。好友成全了他們,以為三個人之中,還有兩個人會快樂,誰不知過了一段時間,前夫向她哭訴,他的錢都被那女人騙光了。他人財兩失,大病入院,後悔不已,懇求前妻跟他復合。

好友說心中的天使叫她原諒丈夫,始終結婚四十年;但心中魔鬼又叫她不要再理會前夫,因為當日他也不珍惜大家的感情,堅持要離開。

好友正處於兩難之中。

我跟你爸爸聊到此事,他問換了是我,選擇會如何。我想也不必想就回答:「一定聽魔鬼的話,不會收留無情無義之人。」

女兒說媽媽的答案,是不是你意料之中?還是意料之外?

當事情發生在別人身上,於我們無關痛癢時,當然可以勸合不勸離。但當事人的傷口痛成怎樣,心裡的苦,苦成什麼味道,只有自己知,不是我們看表面就可以理解。

只能說,一把年紀了,還是不要太委屈自己,是嗎?

媽媽 草於遙遠他鄉
2018/4/21
(圖片來源:衞生署藥物辦公室)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4月21日 上午8: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國會點名中國龍頭企業 質疑中興、華為、聯想或涉間諜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