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毛澤東前秘書李銳評習:小學程度 沒想到文化程度這麼低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多元化社會|姚啟榮網誌

2018-4-16 23:52
字體: A A A

上週聽了「種族歧視專員」(Race Discrimination Commissioner)Tim Soutphommasane的分享,主題是澳洲的多元文化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才發覺澳洲百分之28的人口非本地出生,另外也有百分之20的父母出生於海外。即是說,接近一半的人口,不是澳洲的本土人。像這樣的人口分佈的國家,只有盧森堡、以色列和新西蘭,不能不歸功於澳洲的移民政策。早年的澳洲移民,大多來自英國、愛爾蘭和南非,或者大部分以說英語為主的國家。不過移民的來源地近年來已經被中國、印度和其他東南亞國家取代了。老實說,政府沒有特別的方法收集這些新移民的資料,例如民族、語言、文化和他們的原來的生活方式。只有從人口統計或有些民間團體的硏究,得知澳洲現時的民族的來源情況。

澳洲是說英語的國家。百分之58的人口的上一輩有英國的背景;百分之21人口有非歐洲背景,包括亞洲、中東、非洲、拉丁美洲和太平洋的島嶼;百分之18有歐洲(即英國和愛爾蘭以外)背景;澳洲土著只佔有百分之3。如果你在悉尼的市中心的商業中心之間走一趟,看一看街上的人,或者進入大廈的大堂,不計算遊客,你看到什麼臉孔膚色的人都有。澳洲的原居民的新一代,也不少融入了社會,只有少數老一輩還在環形碼頭(Circular Quay)一帶賣藝。原以為澳洲是個白人的社會,但今天再不是那個曾經推行「白澳政策」的年代。可想而知,如果要了解澳洲的多元文化和分歧,有多複雜,有多困難。

19世紀末大量廉價華人勞工湧入淘金場,太平洋島國的居民也紛紛往昆士蘭的甘蔗園,奪去不少本地澳洲人的工作。第二任總理何爾弗雷·德迪金(Alfred Deakin)在1901年通過移民限制法案,拒絕中國和太平洋島國的人移民到澳洲工作,正式成立白澳政策,結果在20世紀的初四十年,只容許英國人移居到來。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時任總理約翰·科庭(John Curtin)更明言澳洲這片南太平洋的大陸永遠成為愛好和平的英國人後裔的前哨(this country shall remain forever the home of the descendants of those who came here in peace in order to establish in the South Seas an outpost of the British race.)。不過大戰結束後,白澳政策不能維持,因為政府要收容許多戰爭的難民。有些身份特殊的人,改了名換了姓,到澳洲過新生活。到了1975年,聯邦政府正式通過種族歧視法案,宣佈以種族作為甄選方法為不合法。現在的移民法例,指出申請人不應受制於國籍、種族、文化、宗教和語言。

當然在街頭看到多元文化,不一定代表商業大樓中,大公司的管理層也能夠做到種族多元、文化多元。甚至在州政府和聯邦政府中的議員,政府部門的首長,白人還是佔了多數。以公司為例,數據顯示,百分之95或以上的高層,還是有英國或愛爾蘭的背景。即是說,情況和一般的社會中我們種族背景的分佈很不一樣。至於議會、部門的首長級和大學的高層管理層中,情況更糟。澳洲素來以成功融合新移民見稱,但在政府高層或公司管理層中卻看不到如此境況。

事實上,新移民的新生代的學業成績,比他們本土出生的同學有過之而不及。因為許多亞洲新移民的背景告訴他們,好的教育可以增加子女的競爭能力,改變社會階級流動,所以他們投資了大量金錢在子女的教育上,例如找好學校,搬到好的社區環境。我附近的社區的一所公立中學,公開考試的成績突飛猛進,原來就是多了許多新移民的學生就讀。地產商也看準這個好時機,配合土地改變用途,陸續興建了許多多層大廈,吸引有子女的家庭購買。這個情況一如香港的一些名校,家長渴望送子女入讀,就要搬到名校所在的社會。更有報導某個嚴重個案,有8個家庭使用同一地址。因為學生有優先入讀自己社區的學校,這個情況,相信只有越來越嚴重。

當然大家都希望看到,在未來十至十五年間,因為人口增長多元化,會看到其他種族背景的人進入議會或大公司的管理層,帶來新的聲音。不過技術移民到來,許多人還是不容易重操故業,他們的技術都先要獲得本地機構的認証,英語水平更是其中的一大障礙。找工作時僱主還是問你有沒有曾經在澳洲工作的經驗,如果沒有但僥倖的話,尚有機會從低做起。所以有不少移民,離開祖國找新生活,到頭來只是當送貨或做的士司機。

澳洲有最低工資,不過要容易找工作,就要為一些逃避交稅的僱主工作,收取低微的現金作工資,比最低工資更低。這樣的一個社會,一層又一層的剝削,就算沒有種族歧視又如何?以前工會會員眾多,有相當權力與資方談判。現在工會的會員人數百分比,由50年代的最高百分之60降至現時低於百分之15,甚至更低,所以並無任何籌碼。最近的新州鐵路員工罷工,更由於影響居民上下班,被斥令停止,限時返回桌上與州政府談判。

社會主義描繪的理想社會,相信永遠不會出現了。進一步悲觀的看,種族歧視仍然存在,只是沒有公開地進行。要等到種族的比例改變,那是許多年以後。不過只要這是個講民主和法治的社會,不是一人的專制獨裁統治,走到這裡來生活的人,還會珍惜如此多元化的社會。

(圖片棶源:City of Vincent)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4月16日 下午11: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國安日」研討會奇景——梁振英竟然唔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