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恭蕙「誤摑」梁振英

北韓「犬決」噬政敵 文革酷刑更嚇人

2013-12-14 12:12
字體: A A A
曾幾何時是北韓第二號人物、「少主」金正恩的姑丈張成澤,最後落得被貶成「差過一條狗」的叛國者之名而遭當眾處決,以至有傳媒報道指行刑方式竟是「犬決」:即把張和其一眾親信齊齊剝光衣服後推入鐵欄,任由120條餓了3天的東北獵犬撕咬直到吃光,也真令人以為當今二十一世紀的世界,又再回到「滿清十大酷刑」的年代。但只怕是,如此「犬決」,較諸中國遠至古代的腰斬凌遲,近至文革年代以上百酷刑諸除異己的形形式式,都不過是小巫見大巫。

且不說南韓當局還是選擇相信,張成澤或「只」是死於機關槍亂槍掃射的「處決」之下,中國早於約3600年前的夏朝,已經發明「炮烙」之刑,殘酷對待異己。此後陸續出現的鼎鑊、車裂、腰斬、刀鋸與凌遲等酷刑,可謂不一而足。而約800年前統治全中國的明太祖朱元璋,就更將「廷杖」之刑發揚光大,朝廷命官稍有逆意,就隨時遭朱元璋命錦衣衞過來,將有關官員綁起凌空抬到午門之外,約百名錦衣衞便輪流各持木棍就打,最後還要狠狠將「犯人」摔倒在地,十之八九至此往往都已氣絕。一股恐怖統治鎮懾異己的氛圍,就此成為有明一代的標誌。

但實在令人不想回憶、未敢忘記的是,不過是50年前中共治下的文革無政府年代,近年就有內地傳媒總結出為數93種的「文革百大酷刑」。當中如「活人展覽」(將「反革命分子」關進木籠再以沸水活活澆死)、「施肥」(將人以刀鎅開身體後澆上硫酸)等,還已經算在短時間內便能將人虐殺至死。然而若是當時當權者中的頭號眼中釘,遭酷刑虐殺至死所需的時間,就更是連月跨年計。遭逢如此不幸的代表人物,自然是由堂堂國家主席,一天之間就淪為「叛徒、內奸、工賊」的劉少奇。

劉少奇其實早於1967年8月,已經被「造反派」正式奪權兼且打到腰腿重傷,更慘的是被中南海專人「嚴加看守」。自此,旁人不敢扶,醫護不肯醫,還有的不時以聽診器狠打,有的則用針筒使勁亂捅,以至停了他已服用多年的維生素和糖尿病藥。此後,縱使劉少奇已經癱瘓在床,沒人給他換衣服,沒人理會他大小二便,令他雙腿逐漸萎縮,背臀肌肉潰爛。有醫護人員索性在記錄日記上寫下:全身沒有一條好血管。

結果,直至兩年後的1969年底,要靠插鼻喉維持生命的劉少奇終於「被進入」彌留狀態,其身上衣服已經爛得到不能蔽體。當時當權的林彪決定下令將他專機送到河南開封,運送人員索性只用一張床單將他捲上飛機。同年11月,劉少奇「終於」逝世,頭上剩下了長逾一尺的白髮,口鼻變形,下頜一片瘀 血。若非其故舊堅持要整理其遺容,新近曝光的劉少奇火化前遺照的形態,恐怕不會像個完整的人。

(網絡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3年12月14日 下午12:1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又是執書惹的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