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愛詩指國家憲法適用香港 強調不等同在港實施全國性法律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偶像的另一半|陳頌紅網誌

2018-4-21 14:00
字體: A A A

年少時,最討厭的女藝人,叫做翁靜晶。跟她沒任何過節,只是,不喜歡她跟我兒時偶像陳百強傳緋聞,不高興自己的白馬王子跟她摟摟抱抱,更不願意聽到他說「她是我最好朋友」。於是,在報章、雜誌、電視看到她,就會雙手握拳、咬牙切齒,經常用原子筆,塗污她在報章、雜誌上的照片,給她畫大花臉,老是覺得她高攀了「我的」陳百強,份外面目可憎。即使她跟劉家良結了婚,對她的敵意也沒有減退。

直至陳百強離世很多年之後,在演藝學院跟她和劉師傅巧遇。伴侶認識他們,所以帶著我一起上前打招呼。當時的感覺很有趣,恨了這麼多年的「敵人」就在眼前,但竟然不再覺得她討厭,甚至在談話間,不難找到她身上有些令人喜歡的特質,例如,像男孩一般灑脫。年少時對她的滿腔仇怨,也許,早已因為長大而消除;也許,是隨著偶像的肉身而化煙。

所以,以前黎明的粉絲不喜歡樂基兒,林峯的粉絲要杯葛吳千語,我都絕對明白。無論在哪一個年代,即使現在的影迷歌迷,比較開明,對偶像另一半的接受程度大增,但戀情藏於不見天日的黑盒內,似乎還是好一些。偶像本也是普通人,明明心中有愛,打死都不能認,就是因為有我這種很不理智的「迷」,令他們與他們的愛人,痛苦不堪。

兩年前,當日本「國民老公」福山雅治宣佈結婚,不是翻起了千尺巨浪?不但令日本「哀鴻遍野」,據說,福山所屬的經理人事務所,股價還因此而大跌百分之八點三,估計市場迅速蒸發掉四十億日元(《日經中文網》)。可想而知,當偶像的壓力,以及當偶像另一半的壓力,會有多大。更加由衷佩服曾經默默守在劉德華背後多年的朱麗倩。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4月2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以讀供讀】游清源now新聞台《以讀供讀》新一集:《論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