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平網誌│澳門良心告訴我的三件事

莫紫瑩網誌│悼文

2014-6-8 10:00
字體: A A A

不好意思,由於本人下星期要出席俞旭老師的追悼會,一來沒有什麼心情寫其他話題,二來亦想藉着這個機會好好悼念一下這位恩師,三來,沒有時間。因此,今次的網綕是我下星期出席追悼會的悼文。不過,本人要強調,這只是初稿,亦是第一次寫的悼文,有何不妥,望提點及見諒。而我稍後亦會把上星期的信集結在一起,避免重覆,我不會重寫信件的內容。

各位來賓、浸會大學新聞系的師兄、師姐:

晚安。直到今天,俞老師已經離開我們超過兩個星期了。雖然,俞老師的生命無法得到延續,但是,他的精神卻透過我們在座的每一位,一直傳承着下去。

我知道,在座有很多新聞界的前輩。論資歷,論地位,論知名度,我可以說是沒有一樣比得上在座的各位。不過,無論您的資歷有多深,地位及知名度有多高都好,在今天,您們和我的身份都是一樣,亦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俞旭老師的學生。

或者,亦有人會奇怪,為何不見我平日與俞老師有太多的交流,卻對他的離去感到傷心?老土一點,客套一點說,就是「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真心一點說,就是因為學生也有感情的。你說大學生喜歡走堂,老師和學生之間沒有感情等等。不好意思,這個情況卻不適用於俞老師、我和其他新聞系同學。

我們那一班,很喜歡上俞老師的課,我亦很少見到我學系的同學走俞老師的堂(雖然可能因為他有時會點名)。即使大家如何遲到也好,大家到達課室後,仍會很留心聽着俞老師說的中國採訪故事、閱讀着他派發的參考文章。俞老師不像其他新聞系的老師,他不會太囉唆,亦不會和我們有很多私下的交流。但是,不知為何,我們就是很喜歡這位慈祥的老師。人與人的關係就是如此奇妙,即使要一個大學生面對同一個老師足足三年也好,可能大家都沒有什麼感情可言。畢業後亦只是到「hi-bye」的程度。

但是,有一些老師,即使你與他相處幾個小時,你也會知道他是多麼的痛錫學生,關心學生。俞老師正正就是後者。我們不需要和他有太多的交流,他也好像知道這班「塞豆lone」在想什麼,是否專心上課。其實簡單一點說,就係學生係feel到哪些老師是真心。

今天,我們失去了一位盡忠職守,直到臨終前都是為新聞系前仆後繼的好老師、好教授、好嚮導。但是,俞旭不在了,還有千千萬萬個「俞旭」,因為俞老師的知識及精神,已牢牢生存在我們的心靈裡。願俞旭老師一路走好,我欠您的,我會在天國遇見您的時候慢慢再還。請您繼續用你的笑眼,保守着我們的新聞系吧。

註:由於我放假關係,原定6月22日(星期日)跟大家見面的火箭升空奇遇記網誌,將暫停一次。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8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杜小康網誌│司令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