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院院士促成國家科研經費南下 港學者研究方向勢受制國策|甘樂宜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明日之墓|陳頌紅網誌

2018-5-16 14:30
字體: A A A

上一次回美國探親,跟外婆、媽媽、阿姨一起去拜祭過世的外公。外公葬在一個比維多利亞公園更像公園的地方,有一望無際的草地,有延綿不斷的林蔭大道,而外公的墳墓,就在一個小小山坡上。

從山坡底下向上看,完全看不到有任何墓碑。起初還以為,要攀越小山坡,才會見到一片白茫茫的墓地。誰知道,隨媽媽她們走到山坡中央,媽媽說「到了」,我往草地下看,有一塊被小青草包圍的石碑,上面寫著外公的名字和生卒年月日,就是這麼簡單。

沒想過墓地可以這樣。沒有豎立任何一塊比死亡更沉重的碑,令草地看起來還是草地,令拜祭先人的孝子賢孫,像在公園散步一樣。原來,悼念不一定要在陰森之地,思憶也不必倚著龐大石塊才升起。

將來在澳洲悉尼,還有可能會出現一種新形式墳場,裡面連石碑都不會有,親人只可以利用GPS去找到先人的下葬地點。這個意念,是因應現代人對於死亡的態度已經有別於傳統,懷念先人也不必哭哭啼啼,所以新世代墳場不應該時刻提醒人們,「這是有關死亡的地方」,而是讓大家可以在鳥語花香的公園環境裡,好好回想跟至愛的溫馨時刻(建築及設計雜誌《Dezeen》)。

挺喜歡這種新形式墳場。試想想,如果無兒無女,沒有人打理墳墓,結果日久失修,野草叢生,碑上文字褪色,看起來更孤寂冷清。而且中國傳統的殯儀館也好、墳場也好,總令人覺得不安,似身在地獄,彷彿要在有生之年,遊覽千百次死後的「樓盤」,綵排和演習將來某年某月的命已該絕。

澳洲這個墳場構思,卻連石碑都沒有,不必擔心維修問題,更不會有乏人拜祭的孤墳。想起至愛,以GPS找到他,然後坐在草地上,暢快聊天。名字、樣貌、生忌死忌,從來就不必以文字紀錄下來,因為只要仍有愛,一切在心中。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5月16日 下午2: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媒往中國採訪連接受襲 呂秉權:地方遇「紅線」易「殺無赦」|夏芊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