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駁學聯主席「聽國歌想嘔」論 「與廿年前殖民地時代相比,我覺得我更多了自由」

全民教育局HKEd4All

-教育路

教育是以民為本,我們一群有心的老師創立「全民教育局」,以專業論教育,全民參與,集思廣益,為制定教育政策出一分力。

汶川大地震震碎的其實是國民身分認同|全民教育局HKEd4All

2018-5-21 16:00
字體: A A A

川震十周年 見證公民社會成泡影

十年前汶川大地震,面對巨大天災,海內外華人(甚至國際社會)本著一片丹心,或出於自發,或響應呼籲,對災區捐輸甚多,血濃於水,溢於言表。人民自發團結,實在是發展公民社會的大好基礎。可惜的是,統治集團既收割人民自救之功,更忌憚民間壯大,由抑制至打壓,發展公民社會的契機又再錯失。

反觀國家發展的世界歷史,民間、市場、政府之間務須平衡有序,中國改革開放發展了黨國資本主義的市場,卻承襲全部權力牢牢緊抓的大政府,容不下公民社會的正常發展,由下而上的人民自發組織被視為對統治集團的威脅,結果整個大國只鼓勵政府對人民政府的單一庇蔭關係。問責意識缺席,對整體國家強大並非好事。

國民認同下降十年 跌勢難止

國民身份認同成為本地社會爭議,其實是2008川震後熾熱起來的。2003年七一大遊行誠然是香港社會大事,港人身份認同正下跌至低點,與當時上升中的國民身份認同相若,自此二者狗牙交錯數年,至2008年川震發生,香港和內地之間的情誼本可再進一步,但受著種種事件影響,中港矛盾反而日漸明顯,港人國民身份認同一直下跌。

控制資訊是極權政府操控社會的主要手段,即使是港人支援川震難民的訊息也受盡抑制。這些手段不但阻隔正常資訊流通,也阻隔了人民之間的情誼發展,既埋下由互不了解到矛盾重重的種子,甚至容易被煽動而形成敵對,加上中央政府一連串高壓政策和論述(例如《國歌法》立法等),港人的國民身份認同可謂跌勢難止。

(撰文:戚本盛,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特約邀稿)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5月21日 下午4: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貿易戰】白宮經濟顧問料特朗普僅作小改變 籲勿期待中興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