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朗彥稱眾志或派人戰區會測「底線」 羅冠聰批政府堵死參選之路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人壽幾何|姚啟榮網誌

2018-5-21 23:52
字體: A A A

外祖母102歲時去世,是家鄉中少有的高齡長者。聽說政府從她100歲那年開始,就給她所有的生活費,表示一份尊重。那年我隨母親回去見她的時候,近百歳的她耳朵不靈敏,也看得很不清楚,只點頭知道她的女兒回來見她。看她的反應,可能她還搞不清楚究竟為什麼突然有幾個陌生人出現在眼前。她住的小巷子入口的牆壁上寫着「姚家巷」。有此名稱,可能因為附近一帶是我父親的一族人住的地方。究竟為什麼她會在這裡一個獨住終老,母親不知道,因為外祖父母本來住在另一條鄉,距離不算近。可能外祖父去世後就搬到這裡。這間房子有兩層,外祖母住在地下,日間住在附近的親戚到來照顧一下,所以她一般生活起居,包括簡單的一日三餐,尚算可以應付自如。父母很少提及鄉下的親戚,所以突然冒出幾個表兄弟、堂姊妹在外祖母的房子,簡單來說,就是一個意外。跟我重遇外祖母的感覺一樣,腦海裡一片空白。母親總說外祖父母住在澳門的日子,外祖父總愛抱著着我四處走,但我的記憶裡沒有這些印象。我只記得外祖父母房子旁的一口井。

記憶不可靠,當眼睛耳朵也不靈光,誰站在面前,也一片模糊。母親在外祖母耳邊大聲說了幾次,也靠旁人提醒,她才知道站在面前的是母親,是子女中的唯一健在的一人。這樣的反應絕對不奇怪。年紀漸長,你便會知道,記憶力像黃昏天邊的雲彩一樣,由日間走進黑夜,轉瞬間即逝。你遇到一個久未見面的朋友,張開口,卻說不出對方的姓名。跟朋友提起你看過的電影,卻忘記電影的名稱和男女主角的名字,弄錯了情節。說到那些曾經到訪美麗的地方就止住,那個字溜到嘴邊了,因為就是記不起,多尷尬。就是那延遲的一秒半秒,那永不出現的記憶。你的腦袋就像一個電腦的硬盤,存量有限,無法盛載更多的內容。就是那一個時刻,你猛烈醒覺,你已經不再年輕了。

年輕時不明白,為什麼老了,總會有些東西永遠記不起來。不過我的唐兄弟對一些祖業卻記得一清二楚。那次探訪外祖母之後,他們帶我們去看祖父母的房子。房子不大,久沒有人居住,顯得非常破落,唯一可以窺見以前的輝煌,就是大堂橫樑上的幾幅牌匾。年代久遠,字體也不清晰了。如果有些價值的話,恐怕也不會留下在房子裡。為什麼房子還沒有像其他的附近的祖地一樣發展起來呢?就是因為祖父的每一個兒女都擁有一份業權,大家都有意見,但許多人都不在鄉下。這些業權都落入下一代手中,大家都等對方回鄉,趁機會找出一個方法,等大家都有機會,把祖父母的房子推倒,興建一個大房子。我們這一代的某些年輕人,沒有其他話題,只對興建房子有興趣。

母親當然明白他們的心意。口中雖然尊重她是長輩,但真正意思是希望她能夠作出一個承諾。母親年紀也不少,其實已經記不得那些什麼祖屋發展的事情了。她只是希望她能夠走動的時候,跟外祖母多見一面。那次和堂兄弟的見面後,沒有母親的再安排下,發展祖屋的事也沒有下文。這幾年母親患了糖尿病,令她活動大不如前。如果外祖母享壽102歲,希望母親也多活幾年。

人壽幾何?沒有人知道。活着精神健康,但肉體逐漸衰退,那種痛苦無人能想像到。澳洲的西澳州有一位104歲的科學家David Goodall選擇安樂死結束他的生命。協助病人安樂死在澳洲仍未合法,暫時只有維多利州通過了在2019年6月實行,但只限於患有末期病患及經醫生証實只有剩下6個月壽命去的病人。Goodall雖然肉體衰敗,但病情仍未到最後的階段。他無法在澳洲得到醫生協助,於是決定在5月10日在瑞士的巴素爾結束自己的生命。

Goodall死前說自己活得不快樂。到決定结束自己的生命的一刻,他一點也不後悔,毅然決定起行。他最後的一餐是和家人吃炸魚薯條和芝士蛋糕,伴隨他離世是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的最後一節歡樂頌的歌聲。有人奇怪為什麼他會選擇自願死亡,澳洲一個醫生組織更反對結束病人的生命。安樂死仍然是一個富爭議的話題。也許安樂死這個名稱並不恰當。瑞士現存的法律,只稱之為協助自願死亡(Assisted Voluntary Death),即是說在意識清醒下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到底人可否有權結束自己的生命?有宗教信仰的朋友覺得生命掌握於上帝手中,不應由人決定。但Goddall是個活生生的辯題。生命不在於長短,而在於價值。當我還是身體健康,我無法想像疾病帶來的苦痛。或許及早我們都應該好好愛護自己的身體。至於壽命長短,冥冥中自有安排,我們所知有限,不能強求了。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5月21日 下午11: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蘋果》:反佔中青年任創新辦政策分析主任 親建制智庫各有研究員獲聘|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