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史課綱要確立國民身份認同 香港史不獨立成課題

馬逢國帶造型啫喱離港違民航處行李規定 與3職員交涉後獲「特事特辦」

2018-5-24 16:56
字體: A A A

有報道指,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立法會議員馬逢國日前離港,被發現隨身行李有一支容量200毫升的造型啫喱,有違民航處規定。惟馬逢國拒絕寄倉或棄置,更表明自己是立法會議員,而且認識機場管理局行政總裁林天福,最終獲「特事特辦」將造型啫喱帶上飛機。

《蘋果日報》指接獲投訴,馬逢國日前離港,被安檢人員發現背囊有一支容量200毫升的造型啫喱。職員遂向他解釋,根據民航處規定,旅客隨身攜帶的液體、凝膠及噴霧類物品,均需以容量不超過100毫升的容器盛載;若以超過100毫升的容器盛載,即使內含物少於100毫升,亦不會獲接納。不過馬逢國拒絕將造型啫喱寄倉或棄置,要求職員「搵上級過嚟同我傾」。

另一名職員其後再試圖說服馬逢國,但他隨即表明自己是立法會議員,更聲稱認識林天福,要求「叫話得事嘅嚟傾」。第三名職員再與馬逢國交涉,其後獲准將造型啫喱帶上機。

馬逢國昨午接受該報查詢時,稱「唔係完全係咁」,並答應昨日回港後再回應,但記者其後兩次致電及短訊查詢都不獲回覆。馬逢國今日現身立法會,澄清事發時沒有表示認識林天福,只是當時有職員自稱是「最高級職員」,他才反駁稱「最高級係林天福」。馬逢國後來再回應《蘋果》,形容自己是「據理力爭」所以獲放行。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更新:馬逢國其後再於立法會回應事件,並向傳媒發出新聞稿,現轉載其回應全文如下】

馬逢國議員就攜帶髮型啫喱登機事件的回應

就今天(5月24日)有傳媒報道,我早前乘搭飛機時被指控向機場保安人員施壓將不合安檢規定的物品攜帶一事,特此作出澄清。

日前(21日)我登機前往北京時,在進行安檢的過程中,機場保安人員指我所攜帶的髮型啫喱違反保安規定。由於根據我過去一直所理解,乘客可攜帶不超過100毫升的液體或凝膠登機,而我當日所攜帶的髮型啫喱只剩餘少量,估計不足20毫升,故認為應合乎安檢規定可攜帶上機。因此當保安人員表示所攜帶的髮型啫喱並不符合安檢規定,與我的理解相違,遂與保安人員理論。

在與現場與保安職員討論期間,我認為前線職員未能清楚解釋有關規定,故要求一位高級的職員解釋事件。在與職員討論期間,另一位職員介入,表示自己是現場最高級職員,故我回應說機管局最高級是林天福。我要強調,我當時提到林天福的名字,只是回應該名職員說自己是最高級職員,絕不是說要求與林天福見面,亦絕無意向保安人員施加壓力。

事後我已了解到機場管理局的規定,亦知道現時機場保安的要求,這次事件是基於對容器和容量的理解有誤,並非有意為難保安人員。若在過程中為當日的機場保安人員帶來不便,我在此表示歉意。我日後亦會按機管局的規定,攜帶符合規定的容器上機。

立法會議員(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

馬逢國
2018年5月24日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5月24日 下午4:5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潘樂陶撐政府資助換升降機涉利益衝突 身兼委員會主席僅申報無避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