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語錄】質疑為何要用道具鈔 湯家驊:星球大戰都唔會係太空拍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陌生床|陳頌紅網誌

2018-6-1 14:00
字體: A A A

很多很多年前,就在移民美國前幾星期,跟三個好朋友在西貢租了一間度假屋,玩了兩日兩夜。

第一晚,我們合力在浴室跟一隻比手掌更大的巨型黑蜘蛛搏鬥,最終雖然慘勝,但是大家都已經被折騰得筋疲力竭。本來還打算要通宵談心,結果,才晚上十點多,其中兩個好友已經睡得不省人事。

本來我也睡意極濃,眼皮重得抬不起來,但同床的另一個好友,每隔幾分鐘就搖晃我的身體,一會兒說「我睡不慣陌生床,不如你陪我聊天」,一會又問「你聽不聽到外面有很多怪聲,不像是蟲叫,而似是有千軍萬馬向我們跑過來,是不是有鬼?我很害怕」。可憐的我,被充滿恐懼的她,騷擾至天明,幾乎不曾入睡。第二晚,要預先把她託付給睡足了十二小時的另外兩人,才能勉強安睡。

而那個好友,直至今天,依然睡不慣陌生床。每次她去完旅行回來,一定臉色枯兼、容顏憔悴,彷彿做了幾天苦力,熬了幾晚通宵,玩得如此辛苦,確實難為了她。

布朗大學的認知、語言及心理科學家Yuka Sasaki就這樣解釋她的陌生床效應:在陌生環境下睡眠,我們其中一邊大腦,會暗暗地肩負起護衛員的責任,盡量保持警覺,以應付可能出現的危險。這種情況,在很多野外動物身上,都會出現。目的是確保自己在陌生環境下,不會因為熟睡而受襲(二o一六年五月號《當代生物學》)。所以很多人到外地旅遊,第一晚都睡不好,就是這個緣故。如果在同一酒店逗留超過兩晚,腦袋的防禦系統就會解除,睡不好的情況也會自動消失。

我跟好友卻剛好相反。每次到外地住酒店,都可以一睡到天明,連夢都特別甜。第二天醒來,也比平日更精神翼翼。唯一解釋,是我的腦袋總是錯把異鄉作故鄉,所以卸下武裝,以為回到家裡了。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6月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兩名維族公務員「觀看六四記錄片」被捕 判囚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