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藏凶險 智庫文件揭真面|林一木|政經小評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梵蒂岡的人潮|姚啟榮網誌

2018-6-4 23:52
字體: A A A

有朋友說如果到羅馬,沒有到過梵蒂岡,就等於完全沒有到過羅馬。你同意嗎?

我說梵蒂岡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啊。到羅馬,可以不到梵蒂岡;但梵蒂岡位於羅馬市中心的西面。不進入羅馬,就不能到梵蒂岡,這個關係真的很微妙。梵蒂岡是世界上最小的國家,跟其他的歐盟國家不同,你不需要通過海關,就順利進入它的土地。攔截你的不是邊防執法者,而是不少景點旅遊團的推銷員。他們手上拿着簡單的旅遊行程簡介,見你左顧右盼,就會趨前向你介紹他們公司的精選行程,怎樣可以一次順利遊覽梵蒂岡的博物館(Vatican Museum)、西斯汀教堂(Sistine Chapel)和聖彼得大教堂(St Peter’s Basilica)。他們有些披着寫上導遊的小背心,就像一般寫上Police的警察、寫上Reporter的記者和寫上Staff的工作人員一樣,直接告訴遊客他們的身份,方便任何人向他們發問。這樣做,是否就表示他們就是可靠的導遊?你是否輕易從服飾上分辨這是官方的、還是民間的導遊?他們之間的服務有那些分別?

梵蒂岡的總面積約100畝,邊界約2英里,但每年有遊客400多萬名,反而居民只有840人。官方的導遊是否就是其中的一些居民?不得而知,但沒有他們,可能那些雕塑和壁畫,未必活現它們背後旳歷史。不過如果你願意做些功課,了解一些基本資料,也可以勇敢地自己入內參觀,做個精明的導遊,這樣當然不需要聘請導遊帶領或者參加觀賞團。因為沒有什麼時間的規限,可以看得寫意和仔細。在博物館的入口處永遠有長長的人龍,循最原始的的方法,先到先得,等待入內。一般而言,梵蒂岡博物館和西斯汀教堂兩者一氣呵成,是最熱門的地方,永遠有渴望參觀的遊客,一覩為快。但事實上除非你大清早來到,不然等上一兩個小時大有可能。在網上例如梵蒂岡的官方網站和其他的當地旅行社,或專門出售旅遊景點入場券或安排交通的小店,都出售叫Skip the line的入場門票。Skip the line的意思是指那些不需要排隊等候的門票,比正常的稍為昂貴。但既然可以合法的省卻輪流的時間,對於從地球另一方到來的遊客,就像經旅行社事先安排一樣,倒是非常合理。

於是我們決定買兩張Skip the line的入場券,參加官方觀光團,包括一名導遊帶着我們觀賞博物館。事前在網上用信用卡訂票,列印出門票,按照指示,到了梵蒂岡的博物館入口,向警䘙出示訂票資料,然後到了接待導遊團的櫃枱前,得知導賞團的名稱,來到集合處。集合處在是幾個電視屏幕的前面,一個小姐向每一名團員派發一個無綫接收器,用作聆聽導遊的沿途介紹。時間一到,另一個叫Maggie的導遊小姐出現了,叫大家二十多人圍在一個大電視屏幕前面,花了近20分鐘講解一些梵蒂岡的歷史和一些重要的藝術品,藝術家如米開羅基羅(Michelangelo)、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和西斯汀教堂的壁畫的故事。

中學的時候喜歡藝術,並非無故,因為啟蒙的黃炳光老師是中一班主任兼教美術。蠢鈍如我,也看了一些西方藝術史和名畫的故事,尤其是梵蒂岡裡的藝術品的書籍。那時候接觸的是台灣的《雄師美術》和《藝術家》雜誌,打開了藝術的大門。走進去,那些經過時光洗禮的藝術家,都是殿堂級的大師。今天回想,是否看到西方藝術史的全貌?當然不是,只不過看到了一鱗半爪。等於你今天走進梵蒂岡的博物館,不要期望你可以完全瞭解那些藝術。但要說,如果沒有好的老師的引導,根本不能對藝術產生興趣。

梵蒂岡的博物館的觀光客,不可能每一位都是藝術愛好者,而且每一個導遊集中介紹的東西也不一樣。不過肯定的是,如果他們都盡力介紹那些著名的藝術品,都不是白費的,只要耐心細看,心領神會,自然有所得。所以我反而討厭一些包羅萬有的旅行團,只給你一些自由時間,匆匆完成觀賞博物館,又再趕往別處。你花了些時間拍照,大家在壁畫前面努力爭取做個selfie,沒有詳細看個清楚,倒是一個遺憾。

五月還不是觀光的高峰期,但梵蒂岡的確是朝聖者必到之處。我無法想像人再多的苦況。當然朝聖者的多少可以通過人潮控制,所以如果博物館內的人數過多,在門外等待進入的人必然更加要多忍耐。大家在參觀博物館的沿途已經看到無數的藝術品,你可以看到一些導賞旅行團停留在某些藝術品前,目的是要讓大家看得更仔細,更清楚。到了西斯汀教堂前,我們的導賞就結束了,因為西斯汀教堂那麼小,大家的聚焦又那麼集中在天花板的壁畫和米開羅基羅最後完成的壁畫「最後的審判」(The Last Judgement),所以不需要多說話。導遊就讓我們留在西斯汀教堂內,看着這幅傑作。

米開羅基羅的全名是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米開羅基羅只是他的名,厲害得連姓都沒有人記得起了。西斯汀教堂裡不許拍照,所以大家都駐足細看,大家都盡量減低聲音,讓你知道藝術有種微妙的力量叫你安靜。米開羅基羅不愧是文藝復興的巨人,你仰首凝視,數百年來的藝術巔峰,依然在那裡。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6月4日 下午11: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六四晚會現場】何俊仁見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