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日記∣香港當前最流行的第一類型危險謬誤

立會應增保安應對請願 慎防政府武裝侵犯

2014-6-10 04:12
字體: A A A

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今早9時正,便會開會討論上星期五(6月6日)財會審議「新界東北」撥款申請期間,有市民進入立法會大樓建築物內的大堂範圍請願一事。警方當晚介入,已成既定事實,更值得行管會探討的是立法會本身應否增聘保安人員,以至到即使召警,都應規定警員屆時須由立會指揮。

據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週日所述,秘書處起初並無報警,是因為請願本來和平進行,最終決定尋求警方協助,是因為當晚約9時有另一批市民進入會議廳,且有激烈行為。曾鈺成的交代已清楚不過,故此,及至星期一親政府派議員聯署,顯然是混淆兩批市民,即使沒混水摸魚之動機,已有偷雞摸狗之實。

而結果,就是行政當局的武裝部隊進入立法機關,勢成常態。

卻其實,在任何三權分立、三權互相監督制衡的正常體制之中,行政當局的武裝人員都不得在缺乏立法機關的同意之下,進入立法機關的管轄範圍。

香港的議會程序承襲西敏寺傳統,立法會人員在立法會範圍有警務人員權力。而警務人員若須進入立法會範圍(不限於大樓本身,更包括「任何與該建築物毗鄰或屬於它的前院、庭院、花園、圍場或空地」),都必須得到立法會同意。曾鈺成亦已承認,當晚讓警方進入立法會大樓的決定,他有份參與。

或者大家都可以推說,當晚「熱血公民」和「調理農務蘭花系」忽然「增援」並有激烈行為,出乎大家預期,立法會的保安人員沒辦法處理。但經此一役,行管會和立法會保安部的應有之義,是檢討保安人手編制是否足以確保市民能夠行使表達權利,並協助請願活動有序進行,防止激烈行為。

而最大原則,就是立法會應有能力處理絕大多數的情況,以體現立法和行政的分野,除非情況極為特殊(如恐襲),否則應避免請求政府的警務處協助。

若尋求警方協助成為常態,則隨時有可能演變成行政當局藉詞立法會出現混亂,派遣全副武裝的警務人員進入立法會大樓,繼而控制立法機關,破壞立法和行政兩者之間的憲制秩序和平衡。

《852郵報》早在4月初台灣大陽花學運過後,已有文章詳述兩樁事件:一是英國警方2008年搜查一名國會議員的辦公室所觸發的憲制爭議,二是1993年俄羅斯總統葉利欽派坦克炮轟當時的國會最高蘇維埃用武力將其解散及其後果。兩件事,對關心三權分立的港人來說,不可謂事不關己。

西敏寺傳統的議會設有警衛官(下議院為Serjeant-at-Arms、上議院為Black Rod),除儀式性的任務諸如持有議會的權杖之外,亦負責議會的安全。

而脫胎自西敏寺傳統的美國則更進一步,設有Capitol Police,為一支獨立於行政當局,只向國會負責的警隊,處理一切關於國會範圍和議員在全國各地的安全事宜。

至於歐陸的德國,則規定只得聯邦總統有權在聯邦議會(Bundestag)行使警察權,故此Bundestagspolizei只向總統負責,完全獨立於以總理為首的行政當局。

因此,香港立法會目前討論的方向,該當是適度地調整立會保安部本身的編制,以確保立會自身有能力維護立法機關作為民意機構的角色、功能和權責,協助市民和平地行使表達權利,而非進一步就着應在哪些情況尋求警方協助,訂立更詳細的指引。

即使立法會在極為特殊和極端的情況下,無可避免地須警務處支援,亦必須把警務處的角色釐清:獲派支援的警務人員屆時須聽從立法會指揮(情形就如2001年9.11事件當天押解民航客機到加拿大機場降落的美軍戰機,一進入加國領空便須改由加國指揮,不再由美國指揮)。

立會亦可視乎現場情況,要求警務人員解除不必要的武裝始進入立法會範圍,例如無需要的話便不應帶備佩槍以至其他槍械或火器。【】此外,警務人員必須在立法會要求離開之時隨即撤離,不可企圖長駐,而且在立法會範圍內所收集到的資訊(如隨身攝錄機的影象片段)都須交由立會處理。


    
:按《火器及彈藥條例》 第2(1)條之定義,載有有害液體、氣體、粉末的發射器亦屬槍械,因此胡椒噴霧亦為槍械一種,而有害液體、氣體、粉末,均包括在彈藥的定義之中。

(記者:李文傑|編輯:游清源)
(原圖為蘋果日報圖片,李展翹攝)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10日 上午4:1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塞西上台 埃及被指重回暴君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