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男人不看,苦終生;女人不看,悔終生!(女士篇)

8仔日記∣香港當前最流行的第一類型危險謬誤

2014-6-10 04:45
字體: A A A

2014年6月10日 星期二  謊言與護法齊飛  假話共大亨一色

香港最大的悲哀,不是回歸中國,而是為了回歸中國,不斷混淆黑白顛倒是非,讓謊言滿天飛,讓假話鋪滿地。

及至最近,面對不得不面對的普選特首問題,更不惜一而再、再而三訴諸權威,隔三就來一個「護法」,差五就來一個「大亨」,辰時搬出《基本法》,卯時搬出《中英聯合聲明》,卻偏偏有意無意亮出這樣那樣的「訴諸權威的謬誤」,令稍為清醒的港人啼笑皆非,令稍為眼明的市民哭笑不得。

而證諸「批評太多,分析太少」的香港,「訴諸權威的謬誤」更可謂「第一類型危險謬誤」。

至於最新登場的表演者,就是手握有線電視(包括新聞部)的九龍倉主席吳光正。

 

「至大無外」的權威

吳光正在九倉股東大會後的記者會,用超過一小時回應近日的佔中及政制爭議,一再真人表演「訴諸權威的謬誤」。

先看真人秀。

吳光正強調:「主動權,主權,治權,全部在中央!今時你說公民提名呀、公投呀,各方面的事情,其實是很單方面的想法……你如果想辯論《基本法》裡面說什麼呢,最高權威是人大常委會。」

根據思想家殷海光的解說,「在論辯時,利用一般人畏懼或崇拜權威的心理,引用權威之言來壓倒對方,比如動不動搬出什麼什麼『大人物說』,這種論辯的方式,就是訴諸權威的論式。」

殷海光指出,更大的問題在於權威膨脹,擴大到每一個範疇,以至出現一種「至大無外」的權威。他說:「任何一個人,祗要是藉著軍事暴力而攫奪了政權,他不僅立刻變成政治權威和軍事權威,而且立刻變成哲學權威,科學權威,文學權威。」而放諸香港,更多了一個衍生權威,就是「法律權威」,亦即以政治權威的姿態扮法律權威,你說多弊?

弊就弊在扮上帝。這方面,殷海光如是說:「如果說一個人因有政治權力而在一切方面都是權威,那末這樣的人是可媲美上帝的。」

弊還弊在吳光正自行解釋這個權威,指出《基本法》所講的「原有生活方式不變」,不是「馬照跑、舞照跳」那麼簡單,「還有原有的政治權力。我們原有的政治權力是有自主的嗎?原有政治權力是有自治的嗎?是沒有的!在港英時代是沒有這樣東西的!安定與繁榮是中央保證的,嘩,保證就要他保證,玩就讓你玩,玩出事他要執(爛)攤子,世界上沒有這麼便宜的東西的。」

他似乎忘記了《基本法》第二條寫明,香港「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還有多弊?

答案是:沒有最弊,只有更弊!

 

愛因斯坦的老婆

更弊的問題是訴諸隨意詮釋的權威,其荒謬程度,等於說愛因斯坦的老婆就是愛因斯太一樣。

這方面,吳光正也優而為之。

他認為,關於2017年普選特首,應該重讀《中英聯合聲明》怎樣寫,「協商或選舉,就是先協商,後選舉。提名委員會就是一個協商制度,協商完之後要根據一個民主程序投票,去提名。」

問題是,《中英聯合聲明》不是這樣寫的。

《中英聯合聲明》第三條第(四)款明明說:「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首先,次序是先「選舉」後「協商」,即使根據吳光正的「邏輯」,都是「先選舉後協商」。更何況,中間還有個「或」字,根本不存在先後次序問題。

就此,殷海光也有話說:「純靠建構撐架起來的權威,祗有空虛的形式而無實際的內容。這樣的權威,完全是建構底副產品,不能作真理知識底替身或代用品。它本身祗是一種盲目的裝飾品而已。這樣的權威,不僅無所維護,無所穩定,而且徒徒對社會發生腐蝕的作用。」

最後,請每一個關心在意著緊香港未來的香港人銘記殷海光這句話:

「在任何情形之下,我們不能拿真理為巨棒服務!」

 

(原圖取自:《香港將於33年後毀滅》短片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10日 上午4:4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立會應增保安應對請願 慎防政府武裝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