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死不如賴活|常月明網誌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陳帆如何跌入自設的公關陷阱|王陸|關公拆局

2018-6-23 08:00
字體: A A A

以現時的民望走勢,陳帆成為本屆特區政府問責高官的「吳克儉」,將會是眾望所歸的不作他選。

他最新的 soundbite 「看報紙才知道」,肯定會成為官場的指定教材。陳帆一心以為這樣說可以證明對方的刻意隱瞞及自己的被動無辜,但公眾的共識卻只會是「無知等於無恥」!

陳帆不斷對港鐵、承建商及下屬有事不上報等行為表示極度失望,但忘記了曾有人投訴至局長辦公室他也懵然不知,有此前科,試問記者、反對派議員以至公眾又怎會相信和接受他的辯解!

回想他被任命為運房局長時信心何等爆棚(雖是爆冷人選)。他自忖受到中方祝福,明白中央所求,熟悉政府運作,又有廣泛業界人脈(為潘樂陶鄭若驊證婚),完全沒有政治包袱,和前任張炳良的學者與民主黨背景相比,當然是成竹在胸揮灑自如得多。

不過,他出身機電署,和路政署屋宇署一樣,都是執法部門,出事毋須問責,只須全力查究處分,但政策局及問責團隊的權責卻非如此,必須著重政治考慮、民意轉向及公關效應。

陳帆認為自己無後顧之憂的另一原因,是所有與房屋及運輸有關的問題其實在張炳良任內已全面公開,除了一地兩檢還要完成立法程序外,香港市民對其他的爭議早已耳熟能詳再無新鮮感與迫切性,加上陳帆絕對可以聲稱前人決定與己無關,只要能配合中央政策及有建制派護航不失,個人出事的機會絕對不大,但因自己而受惠的持分者卻不計其數。

陳帆起初意圖建立的形象是「個人談笑用兵,下屬權責分明」,對立法會反對派的責難還以顏色,完全擺脫張炳良進退兩難的困局,不過經歷了多次 torture tests之後,他仍只能予人「自以為幽默、過關即過骨」的印象。

上任初期,陳帆在立法會的發言,下屬事前完不知情,且不止一次;但如今他卻指責前線執行人員沒有上報通知自己,即使所言屬實,這種態度及管治手法也不可能被官場中人接受,更遑論是市民大眾,所以他的民望絕不可能迅速反彈,甚至只會繼續沉淪,因為繼續爆料是眾人表達不滿的唯一方式。

如今陳帆處境之險,比張炳良甚至是吳克儉有過之而無不及。吳克儉終能捱至任期結束為止,是不幸中之大幸。林鄭月娥會否力撐陳帆到底,是一個大問號,因為會影響特首的連任,況且土地大辯論亦不知如何收科,如果港珠澳大橋也有甚麼差池,則恐怕林鄭誰也保不了。如今鬧得沸沸揚揚的沙中綫,殺傷力反不及前兩者,因為明年方才落成通車,加上純屬本土事務,特首可以全權決定,只要證明安全不成問題,最後或可淡出然後不了了之。

陳帆與特首一樣,明顯沒有公關智囊提供專業意見,每次面對傳媒都福至心靈隨口回應。他發夢也想不到如今追究港鐵最落力的會是路政署,如果後者招架不住,又沒有人自願下台,陳帆恐會成最終問責目標,沒有吳克儉那麼幸運。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6月23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制度崩壞「小白象」空群而出|黎廣德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