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語錄】梁振英:香港人應重振報效國家的精神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一封道歉書|陳頌紅網誌

2018-6-28 14:00
字體: A A A

有一個心結,反覆思量,覺得寫出來向當事人道歉,心裡面會好過一點。

幾天前,在某連鎖時裝店試身室試衣服,期間聽到一個操普通話的女人說「看看她是不是在這兒」,話才剛落,試身室的布簾已被她拉開。我非常失儀、跡近失控地向著她獅吼了兩聲。她好像沒什麼反應,繼續跟同伴說「她不在這兒」,轉身便走。

當我平靜下來,很懊悔。中港一家親,香港人身為東道主,有責任令旅客感到賓至如歸,要令他們覺得像回到家那麼舒適才對。試想想,一個人回到家,會不會到處敲門,到處問家人「你在廁所嗎」、「你在睡房嗎」?不會啦──中國家庭不計較無謂私隱,所以不會。旅客來到像家的地方,當然就可以隨便得像在家裡一樣。拉開別人試身室布簾,就等同拉開家裡窗簾那麼平常罷了。

雖然這個情況,很幸運,在我身上已經發生了三次,但僅僅三次而已,又不是三百次,豈可這樣大驚小怪?我的理想反應,應該是報以微笑,並熱情地請拉開布簾的女同胞,「隨便看、隨便參觀」,再看看她有什麼需要幫忙,若有,待我穿好衣服再幫她。偏偏,我竟無禮得向她獅吼,實在有失斯文,破壞香港人好客形象。

又想起一個已移居外國多年的友人說,文明不是一天學成的,她並不覺得香港的旅客有什麼文明問題。聽後實在羞愧,人家不住在香港,都可以對那些影響香港人生活的旅客如此寬容,更顯出我們氣量小。文明的確需要一、二十年,甚至一、二百年去學,我們要多一點耐性和寬容。

最後要跟媽媽道歉。您教導我要有修養,這幾年我竟漸漸忘記。每當被推撞、被插隊、被行李箱蹍過腳面,就會目露兇光。獅吼更響起了修養的警號。媽媽,我知錯了。下一次會處理得更好──是的,應該還會有下一次。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6月2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習近平:老祖宗留下來的領土一寸也不能丟 別人的東西一分一毫也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