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訪京團獲韓正接見 部分成員年過40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那一夜的Häagen-Dazs甜筒|陳頌紅網誌

2018-6-29 14:00
字體: A A A

雖然自小愛吃雪糕、雪條,但從來不喜歡吃甜筒。可能小時候在士多、雪糕車買的那些「現成」甜筒,餅皮又濕又軟,質地曖昧,像過期餅乾,所以很抗拒甜筒。

一直到了九十年代初,在尖沙咀彌敦道一間Häagen-Dazs專門店,準備點雪糕時,嗅到滿室芳香。問侍應生那是什麼味道,她說是窩夫甜筒。聽罷,即管點來一試。當那個巨型窩夫甜筒放在面前,沒抱期望地咬下去,「咔」一聲,嘩!出奇地香脆,吃得停不了口,幾乎要多加另一個。從此,對甜筒完全改觀。那天之後,只要光顧Häagen-Dazs,無論吃一球還是兩球雪糕,都會加一個窩夫甜筒。

某天,跟友人光顧時代廣場的Häagen-Dazs,我點了一個比利時朱古力雪糕甜筒。坦白說,那是我患嚴重濕疹,被中醫勒令必須戒甜了好一段日子之後,第一次跟雪糕重逢,當然比平日更滿「口」期待。誰知道一咬下去,兒時對於甜筒的壞記憶,再次出現。甜筒是軟的、韌的,完全不合格,叫人好失望。無可奈何,只把雪糕吃光,剩下了甜筒。

當一個年輕男侍應前來清理桌子時,告訴他甜筒又濕又軟,很不行。他「啊」了一聲,充滿歉意,誠懇地問:「不如換一個給你,好嗎?」我婉拒了他的好意,但非常欣賞他即時想作出補救的誠意。過了不久,一個女經理走過來,微笑著說:「剛才聽同事說,那甜筒的品質有點問題。真對不起,我們以後一定會多加留意。不如幫你們換一點其他?」同樣婉拒了。但臨走前,我跟女經理說,很感激她和她的同事都這麼在意我們的意見。

那一夜,雖然Häagen-Dazs的甜筒確實不好,但是服務卻令人窩心。我還是會回去的,即使不為理想中的卜卜脆甜筒,也為享受誠心待客的服務。

(圖片來源: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6月29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湯家驊撰文駁彭定康 斥有人濫用《公安條例》指控不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