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夢|常月明網誌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政府新聞處,執番一身彩|王陸|關公拆局

2018-7-7 08:00
字體: A A A

幸好記協及一眾英文傳媒合力將之「喝停」,否則今後招呼特首的新聞官會「好唔得閒」,因為每次特首做stand-up,政府新聞處都要為她預備即時傳譯。

林鄭一定以為自己的建議無懈可擊,因為即時傳譯員隨傳隨到(肯兼職的出色人才不少),且可節省事前的文字翻譯,發言時一箭雙雕,效率更快更高(北京的記招早有先例),但其實背後的安排極其複雜,絕非特首想像那樣簡單,如果她在事前肯向政府新聞處多問一句,便不會鬧出這次「無名腫毒」的關公災難。

首先由新聞處的角度出發:要找一位隨時候命、但又能獲特首信任與之合拍、熟知她發言內容及用語的即時傳譯,其實難過最難;新聞處內肯定並無此人,除非由處長親自粉墨登場!其次是放送、接收的器材及聲音質素等安排亦不易控制……最後是此例一開,除了英文,其他語言包括普通話傳譯是否也應同時提供?須知stand-up多在戶外舉行,並無會議中心的完善設備,每次出差若均要帶備全套武裝,新聞官工作的「踢腳」程度可以想見!

即時傳譯的錄音是否可以作準,成為正式的檔案紀錄,供傳媒直接引述隨時翻查,也是一個極富引議的問題。即使是立法會的公開會議,傳譯的水準有時也慘不卒聽,記者隨時聽得一頭霧水。加上播出的不是發言人(特首)的 soundbite,記者只能直接引述即時傳譯,人人一式一樣,又怎能令聽眾滿足?況且倘若發現傳譯出錯,需馬上更正修補,新聞官的工作不但無端倍增,更需低聲下氣請傳媒幫忙,試問今天還有誰肯這樣自找麻煩?

特首自辯自己英文了得,隨時可以雄辯滔滔,毋需亦不會逃避或排斥使用英語重覆發言,新聞處的官員其實可以「食住上」,向特首進言她用中文發言後,倘若發覺有地方需即時修正澄清,大可利用英文再組織及發言一次,既針對英語聽眾的需要,又可以以此作為最後定稿及解釋先前所說的不足,可能說是有百利而無一害,所以絕對不能輕言放棄。

特首採用即時傳譯的後果,是英文發言稿一定需要再三修訂才能最後作實,除非即時傳譯的水準足與文字翻譯看齊。新聞界分秒必爭,但又不敢立即引用即時傳譯的內容,因為特首辦及新聞處隨時可以反口不認,試問在這種合作基礎之上,雙方又怎能建立足夠互信!

林鄭甚麼時候開始對英文覆述中文感到不耐煩,沒有人知道!她如何想到英文即時傳譯這個精采點子,新聞處亦無從猜測,但卻幾乎因此而掉入泥潭深淵,幸好特首辦收風夠快,立即宣布收回成命,否則公關人員不單需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建立即時傳譯團隊,成效更難有保證,且會開罪全港以至全球傳媒,令香港成為國際笑柄。

如果記者要求特首以普通話複述發言,相信林鄭一定笑臉相迎,因為信息可以直達中央;其他記者其實亦喜歡英文同業要求特首以英文複述,因為可以趁機整理一下自己的文字紀錄,因此特首對記者的忽然體貼(讓他們有更多時間提問),只是一廂情願無中生有,但林鄭的個人性格及團隊精神,卻已由此表露無遺。

(圖片來源:無綫新聞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7月7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TGIF 財雋人語|思言財雋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