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律師王宇:公安哄騙要脅拍認罪短片 對所作所為無悔

林一木 -政經小評

-政經小評

林一木-政經小評    

誠哥「反共」難善終? 楷仔「盲動」易亂龍!|林一木|政經小評

2018-7-4 10:30
字體: A A A

李嘉誠在汕頭大學說,會將汕頭大學交給李澤楷。

這令筆者想起美國前財長保爾森的近作《與中國打交道》,因為裡面提到李嘉誠「反共」,以及李嘉誠幫李澤楷賺到第一桶金。

 

保爾森說:「他(李嘉誠)是堅定的反共主義者,但也是現實派,十分實用主義。」

假如這是真的,那麼,以中共「記錄在案,懷恨於心,有仇必報」的黑社會作風,有朝一日,李嘉誠也難逃被清算的厄運。

 

保爾森還提到,1991年(當時他是高盛投資銀行部聯合主管),他第一次見到李嘉誠,對方就提到希望高盛在李澤楷的星空電視登廣告。

他說:「很直接地,李嘉誠請求高盛花兩百萬美元投放廣告。他肯定不需要這筆錢,這個數字本身對他來說是小錢。當時我就視之為一個象徵性姿態, 但這個姿態對他很重要,因為他希望兒子(李澤楷)的第一筆生意獲得成功。」

雖然保爾森很技巧地說,不記得有沒有見過李澤楷,但高盛很快就答應在星空電視登兩百萬美元的廣告。

然後,高盛又是很快就做了進軍香港後的一筆重要交易,那就是幫李澤楷將星空電視賣給傳媒大亨梅鐸。

由此可見,李澤楷的第一桶金,嚴格來說,是李嘉誠幫他賺到的。

真係「成功需父幹」!

真係「世上只有爸爸好」!

真係「可憐天下父母心」!

 

之後,無論是數碼港這個地產項目,抑或是收購香港電訊這個蛇吞象大動作,都是「成功需父幹」的經典例子。

 

成功需父幹,這是一個關乎投胎的問題,亦即是一個關乎「前世唔修」的問題,不談也罷,因為這個問題根本不是問題。

問題是,李澤楷不但要父親幫他「趨吉」,更要父親幫他「避凶」(聽過「追殺令」的香港人都應該知道發生過什麼事)。

 

至於李澤楷的近年獻禮,自然是收購對中港問題十分敢言的《信報》。

然後,主筆練乙錚、老總陳景祥,以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都陸陸續續「消失風雨中」。

 

李嘉誠說,中美貿易戰,「香港都會受影響」!

想不到,首當其衝者,首先受中國影響者,會是自己的寶貝仔!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7月4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梁振英的公關困局|王陸|關公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