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內失兩脫歐主要閣員 文翠珊稱會對抗逼宮意圖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不講粗口的斯文敗類|陳頌紅網誌

2018-7-10 14:00
字體: A A A

以前的世界很簡單,甚至過分簡單。

父母、老師、孩子、朋友,會以有沒有染髮、有沒有紋身、有沒有吸煙、講不講粗口,來判斷一個人的好壞。

小時候媽媽向我們灌輸一個觀念:吸煙的女人多數是舞小姐,講粗口的男女多數有黑社會背景。即便上了大學,父母依然抗拒我一些吸煙、用詞不斯文的同學,視他們為有害的異類,最好跟他們疏遠。

但我沒有告訴他們,教我作曲的教授,是名校畢業的音樂博士,無煙不歡,談話時還會夾雜一兩個粗口用詞,而我跟他相處的時間,比跟那些同學還要多,真要疏遠的話,首先應該是他。所以,單純以染髮、紋身、吸煙、粗口,來判斷一個人的好壞、品德、學識、社會階層,其實非常奇怪。

生活在香港,即使不講粗口,都肯定聽過。尤其在網絡世代,人人都可以匿名發表言論,既然可以暢所欲言,粗口就愈來愈像家常便飯。打開任何一則新聞的留言,粗口幾乎必然出現。美國臨床心理學家Ryan Howes在《今日心理學》中指出,憤怒時講粗口,不僅是宣洩,換一個角度看,屬於非暴力抗爭,既表達不滿,也能減輕內心痛苦,算是比較健康的一個情緒出口。二oo九年麻薩諸塞大學一項研究則發現,粗口有助我們牢牢記住某一件不快事,有「經一事、長一智」的防禦作用,將來便能避免重蹈覆轍。

以前在舊居常送外賣給我的一個嬸嬸,每講三句話就出現一次生殖器官,連問我「為什麼今天這麼x晚才吃飯」都要強調語氣,最初聽見,的確有點不自在。但日子久了,發現她善良寬宏、正直熱心,講粗口只不過是無意識的習慣。相比起那些言語溫文、不煙不酒、不賭不嫖,但陰險奸詐、自私自利、埋沒良心,只懂見高拜、見低踩的斯文敗類,誰更有資格被稱為好人?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7月10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智思認為沙中綫工程問題無需動用特權法 「調查太多拖得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