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皮書指主要官員經選舉產生?毓民可以選一哥?

8仔日記∣國務院白皮書如稻草人救火

2014-6-11 02:53
字體: A A A

2014年6月11日 星期三  中共的制度死穴

有一句俗語叫「稻草人救火」,意思是「引火燒身」。這句俗語可謂十分之切合中共對應香港問題時的取態,即是每次都想通過「恐嚇戰術」(scare tactics)去嚇退香港人,但每次都只會令更多香港人反其道而行。而今次國務院忽然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也沒有例外,結果恐怕已經寫在牆上,就是只會令更多香港人參與「6.22民間公投」,甚至令本來不打算投票支持「商討日3」那3個方案的市民,也憤而投下神聖一票。

而中共之所以會如此冥頑不靈,相信緣於一個「制度死穴」。

 

一個很危險的傾向

曾經做過文革知青的芝加哥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的趙新鼎,以醮滿同情的歷史曲筆指出,這是由於「中國政體的約束」。

趙新鼎曾經寫過很多篇關於中國社會抗爭問題的學術論文,其中最簡單易明的一篇是《中國社會抗爭35年來的走向》。他在文中指出:「中國這幾年的發展狀況應該是百姓安居樂業、社會一派和諧。但事實卻是集體抗爭頻繁發生。為什麼?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中國政體的約束。」

趙教授沒有道明「中國政體的約束」究竟是什麼,但明眼人一看即知,那就是一黨專政先天上缺乏監察以至不容監察有以致之。是以,他才會繼續指出:「中國的政體使得政府很難讓老百姓自發地組織起來進行制度化的、社會運動式的抗爭,或是利益集團式的討價還價。」

結果,中共只能採取父權主義的辦法,負面就是「父『拳』主義」(即是「打打罵罵」),正面就是「父愛主義」,也就是趙教授所說的「用錢來解決問題,並通過政策給百姓很多好處」。這種「父愛主義」,過去十年香港人可謂愈來愈熟識,分別只是用語。香港人叫這種「有中國特色的父愛」做「派糖」。

這種「父愛主義」衍生的問題有很多,篇幅所限,只提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一旦政府以『父愛主義』方式管制了某件事情,這一事情馬上就會上升到政治高度,或者一旦政府做得不盡人意,老百姓馬上就會要求政府負責。事實上,近年來中國許多原本已經非政治化的經濟和社會領域,在一定程度上重新走向了政治化;百姓對國家的依賴在加重。這是很危險的傾向」。

放諸香港,就是中共全面接管香港事務,以至失去緩衝,由大至政改,到小至便溺,香港人都衝著中共而來。

 

香港人被迫更「激」

不認不認還須認,香港已經進入了集體抗爭的年代,而根據趙新鼎的分析,「集體抗爭在一定條件下可以相互轉換的理想形態無非有三種:革命、騷亂和制度化的社會運動」。

放諸西方社會,大多成功採取「制度化社會矛盾」的方法對應集體抗爭。簡單講,就是把遊行集會抗議示威活動「正常化」(典例就是活動前警察與組織者座談,講清講楚「遊戲規則」),反而可以令大規模騷亂甚或革命爆發的可能性大幅降低。就此,趙新鼎婉轉地點出:「從西方的經驗來看,一個國家對社會矛盾制度化的能力,主要取決於這個國家的性質。」所謂的「國家的性質」,就是上面提到的「政體」吧。

本來,香港被稱為「遊行之都」,最有條件做「制度化社會矛盾」的中國示範單位,可惜,隨著中共全面接管香港,一切變得反其道而行,而香港人也被迫變得愈來「激」。

 

「父『拳』主義」勢將登場

趙新鼎不無唏噓的指出:「中國政府對集體抗爭所採取的對策不但未能將其納入體制軌道,反而提升了老百姓的期望,並重新政治化了許多原本已經去政治化的經濟和社會問題。」

他雖然同意,如果中國經濟增長能夠繼續向上,以及中共執政能力能夠保持良好,革命應該不會發生,而會被騷亂所取代,「問題是,騷亂不但對公共秩序和財產造成了很大的破壞性,而且也不可能被制度化」,而更嚴重的問題是「國民經濟更不可能永遠飛速增長下去,因此,一旦國內經濟發展出現停滯,一旦國家財政收入不能再以每隔幾年就翻一番的速度增長,胃口早已被吊大的中國老百姓的情緒就會向同一個方向集聚。到那時,如果主流知識階層也不再能拿到今天這樣的物質好處,中國就有可能再發生一次反體制性思想整合」。

所謂的「反體制性思想整合」,也是委婉語,說具體一點,就是類似「六四」的事件,再說白一點,就是革命。

而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發生地點竟然可能是香港。

如此看來,不久的將來,香港人要面對的,不是「父愛主義」,而是「父『拳』主義」。

而中共這個稻草人,恐怕只會令「香港之火」燒得更猛更烈更震撼!

 

(原圖取自:http://inpursuitofart.deviantart.com/)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11日 上午2:5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范析852│外媒評國務院白皮書 指跟悼六四爭民主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