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務署稱葵翠邨食水安全 陳帆:住戶仍擔心的話可輪候其他公屋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日本人是這樣幫忙的|陳頌紅網誌

2018-7-20 14:00
字體: A A A

在日本,會遇到好服務似乎是常識。每年去幾趟日本旅遊的朋友都說,日本的服務,跟你消費幾多,不會成正比。因為他們對顧客一視同仁,即使只是花幾百日元,甚至最終沒有消費,他們給你的,仍然是五星級服務。

若不曾親身經歷過,可能不會相信。

記得第一次去大阪,想到酒店附近一個遊客中心取地圖和買交通卡,問過酒店職員步行路線之後,還是迷途,便走進百貨公司,向一個售貨員詢問。他一臉茫然,立刻跑來跑去問周圍的同事,可是沒有人知道。他露出比我們更焦急的神情,請我們稍候,然後飛奔上樓,過一會,又喘著氣飛奔回來,再示意我們跟他走。最後,他把我們帶到百貨公司的詢問處,指著上面的英文「information center」,笑道:「應該是這裡。」我和伴侶相視而笑,但依然向他鞠躬道謝。

也許是語言溝通問題,那裡只是百貨公司詢問處,不是我們要找的地方。但是看著那售貨員為了我們的問路,在冬天都搞得滿頭大汗,實在很感動。可惜他負責賣的是珠寶,否則真想光顧他買些什麼。

一個曾經跟日本人合伙做生意的朋友說,他們即使是訓練接線生,都十分嚴格,其中一個要求,是規定接線生必須在對方掛線後兩秒,才可以放下電話。一來確保不會讓客人聽到「咔」一聲的冷漠掛線;二來對方可能突然記起些什麼,在說了bye bye之後還有其他補充或詢問,如果接線生先一步掛掉電話就不好。

以前在美國,曾經請一個日本同學教我日語。但由於她感到以英語授課很困難,上了幾堂便覺得教不下去。最後一課,她影印了幾十張有關日語的精要資料給我。那時候還沒有互聯網,她是每天放學去圖書館搜集和影印的。其實她大可以叫我自己去圖書館讀那些書,但是她卻多做了一步。雖然到最後,那些資料沒令我學得成日語,但我卻一直記住她。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7月20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蔭權還柙即不適送院 去年服刑時兩度因呼吸問題入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