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目講UGL即收梁振英律師信 李慧玲:坐監都唔會公開消息來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指紋辨識失敗|陳頌紅網誌

2018-7-21 14:00
字體: A A A

未換手機之前,某天隨手以中指指紋打開手機,但試了兩次,都失敗。是不是之前從沒輸入過中指指紋記錄?抑或手機在鬧情緒,以致間歇性失效?心深不忿,堅拒依勸導輸入密碼,繼續用中指試,右手和左手交替調換,不相信跟我廝守了這麼長一段日子的手機,認不出我的指紋。就在這個時候,腦裡面響起了「叮叮叮」的警號:停止再試了!否則後果堪虞。

啊對!這才記起,之前曾經開啟一項功能,如果輸入錯誤密碼或指紋超過十次,手機內所有資料就會自動清除。而我剛好失敗了──應該有九次。捏一把冷汗。

其實一向對指紋辨識的信心不大,可能因為多次在這個程序上出現問題。最常見是過海關e道,不知怎的,十次有五次,儀器都顯示「無法閱讀」我的指紋,然後感到身後人龍的怨氣開始沸騰,就更加緊張。最近用Apple Pay也有同樣情況。總是在人龍開始長的時候,指紋驗證就出事,惟有立刻改用八達通付錢,免得被排在後面整條村的人詛咒。

根據《科學人》雜誌,指紋辨識器的錯誤接受率,僅在百萬分之二十五之下,而錯誤拒絕率,則為百分之三。而我就經常在那百分之三裡面。是否因為乘飛機後,皮膚流失水份,指頭變得乾燥,致令指紋辨識器無法閱讀?抑或隨著年紀增長,指頭多了乾紋,影響了辨識器的判斷?

台灣刑事警察局的網頁解釋了這些問題:即使指頭脫皮或有輕微損傷,指紋的紋形特徵和基本形態都不會改變。而且指紋掃描器是以指紋上好幾十個特徵點,去計算每點間的距離、角度,再將這些幾何關係變成獨一無二的數據,所以什麼皮膚乾燥、老化問題,對指紋辨識不會有大影響。

終於記起,手機確實沒有我的中指指紋記錄。當初覺得以中指開機有點不雅,所以只留下拇指和食指感應。幾乎誤會了跟我相宿相棲的手機。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7月2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貿易戰】美國擬八月向全數中國進口商品徵關稅 特朗普批中國長年佔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