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不對心,一意孤行」何時了?|王陸|關公拆局

林在山引父林行止「烏龜背蠍子過河」談中港關係 練乙錚指中共背叛非理性可解

2018-7-20 22:00
字體: A A A

《信報》創辦人林行止在1984年出版的《香港前途問題的設想與事實》,收錄了他在1975年5月2日至1984年9月1日期間,於該報發表的〈政經短評〉社論文章。適逢《信報》創刊45周年,林行止女兒林在山翻譯了該書,定名為《Conjecturing Hong Kong’s Future: Lam Hang-chi’s Editorials from the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1975-1984》。林在山今日出席書展講座時,談及翻譯父親著作的原因及其評論文章。

被問及甚麼原因驅使她翻譯該作,林在山憶述,小時候曾模仿父親,將書上的圖片剪下收藏而被母親責罵,後來母親稱,爸爸只是把可能對寫文章有用的資料剪下,跟她破壞圖書的行為有分別。這就是她對父親〈政經短評〉的第一印象。

林在山認為,撰寫社論是「好全職」的工作,平日需搜集資料,過程要整理自己的思路、要即時有個人想法與意見,評論員對時事的註解也是讀者的閱讀重點,過幾天重讀可能已失意義;加上社論篇章之間沒有連貫性,只是被時事拖著走,由於沒有主題,一般也不應結集。不過,1975至1984年對香港是很特殊的時代,今時今日結集可以從另一角度回顧當時的香港,發現前途問題幾乎是單一的考慮,關於股市、房屋、民主等擔憂,都牽扯到香港前途一起討論。同時可看出一位非常珍惜香港的評論員對香港社會問題的種種意見,以及反映出港人的態度、對政府的期望與失望、香港社會的演變過程等。

林在山稱,林行止曾跟說過自己不是沒有立場、偏見,但他有「絕對的獨立」。她認為這不是人人都可做到,林行止只會寫個人意見,不會用文章討好任何政團、財團與勢力人士。再者,他的視野很廣,作品所引述的典故十分多元,由中國傳統歷史,到西方書籍、經濟學、文學等,都可以用於形容香港當時的景況,尤其是香港人的無奈。

她舉例指,林行止用過「烏龜背蠍子過河」比喻中港關係。故事講述蠍子因為不諳水性,請求烏龜背牠過河,雖然烏龜擔心自己會被咬,但最終都被說服;可是到了河中心,蠍子突然反咬烏龜,烏龜最終也不知道自己的死因。林行止當時認為,中共可能就是蠍子,即使對自己沒有好處,仍會不自覺地拖垮香港。林在山表示,現時重看這個故事,反而會發現當時港人未有察覺蠍子當初請求幫助只是「畀面」,烏龜其實不夠遠見或是不自量力。

在活動擔任講者的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則從中國內戰與1950年代中期的思想史,點出當時的香港菁英如何看待香港與中央關係。他認為當中有三個比較明顯的「重鎮」,分別是新亞書院(50年代)、《明報月刊》(60年代)與《信報》(70年代),並以《信報》最為突出。在《信報》產權轉移之後猶如變成「一國兩制」,林行止的專欄成為新《信報》之下的「思想特區」。

他特別指出,香港在1970年代漸漸成為南來一代人安身立命的地方,逐漸建立起「香港是我家」的意識。來自中國的林行止有中國文化背景,但接受英國的高等教育,崇尚自由經濟與法治精神,故《信報》的思想淵源亦與英國密不可分。談到林行止如何看中國,練乙錚認為同樣可從「烏龜背蠍子過河」了解其立場,蠍子背叛是出於本性、自然,不是理性可以理解。

練乙錚在問答環節亦談及年輕人抗爭。他寄語年輕人應讀書充實自己,在為香港付出後也要為自己打算。他又認為,年長一輩不應將自己的想法套用到年輕一輩上,未跟中共交過手的人都會帶有幾份天真,有經驗比較多的年長者不妨作適當時候提點年輕人,切身處地引導他們思考。

另一講者為本身是醫生的《信報》長期讀者陳求德。他認為林行止作品冷靜、誠實、不怕得罪人、有膽識,在當時的年代少有,例如他曾說前港督麥理浩並非好人,沒有維護香港人的利益。他在問答環節被問及對香港2047年的展望,他直言對未來30年是悲觀,認為中國如今已經財大氣粗。對中國來說,香港最重要是替中國賺錢,相信中國也不會聽香港的意見。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7月20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聯邦調查局局長表示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威脅 間諜活動遍布50個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