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轟疫苗造假案「令人觸目驚心」 促以「刮骨療毒」決心完善體制

林一木 -政經小評

-政經小評

林一木-政經小評    

中共魔性驚蛇影,「港獨」虛體變實形!|林一木|政經小評

2018-7-24 10:30
字體: A A A

先講一四字成語:杯弓蛇影!

牆上掛著的弓,倒影在酒杯的酒裡,以為是蛇,嚇了一跳。

意思是:疑心,自然會生暗鬼!

 

專制的人都有疑心。

中共就是一個由疑心組成的執政集團。

致有年來基本上沒有運作的香港民族黨被禁止運作(塵世間最荒誕的事,莫過於此)!

 

早前香江第一健筆林行止在其《信報》專欄裡提到香港民族黨將會被禁止運作一事時說:

香港人享有言論及結社自由,何以一個主張脫離中央的社團會危害一個人口近十四億的大國的國家安全?以筆者的理解,主要原因正如羅貴祥在〈中國少數民族的認識論:「邊緣」的視角〉一文(收彭麗君編輯的《邊城對話》。中大出版社)所說,是北京視港人為「另一種邊疆的少數民族,中央考量的因此不僅僅是中央與地方『對弈』,還有『邊患』與『外部勢力』的干預等問題」。

 

羅貴祥這番話是在5年前寫下的,前文後理是:

「置身『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被中央政府給予種種特惠優待,某程度上,其實是帝國歷史上邊陲政策的延續。北京政府逐漸加深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亦未有履行諾言實現香港特別行政區本應享有的『高度自治』、讓香港開展民主化過程。所謂『自治』變為空言,骨子裡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地的『少數民族自治區』沒有結構性的分別。換言之,即使撇開中國歷史裡恆常的地方主義和族群政治不談,香港在中央眼裡,也可能是『另一種邊疆少數民族』。中央的考量不僅是其與地方的對弈,還有邊患與外部勢力的干預等問題。」

至於羅貴祥的結論,可謂既肯定香港本來應該可以作出的貢獻,但亦否定了北京對話的意願。

他說:「邊緣是知識製造與組織的邊界,是自我身份創造與認知的反射,它是權力建制中心的一個重要構成制定元素,但建制總不願意公然承認邊緣對它的貢獻,反而故意的大力壓制與排擠。由邊緣往中心看,或許並不能立刻就改變既有體系的甚麼,只不過是要討回認知上小小的公道,重覓一丁點的平等,讓更多人有機會反思諸種關係的歷史複雜性。」

可惜,香港人如此卑微的願望,已經令好幾代人付出一生的全部代價。

 

一句到尾,中共根本視香港人是「南蠻」、「生番」,亦即「非我族類」,恐怕「其心必異」,總之「得而誅之」。

 

(圖片來源:香港民族黨 Hong Kong National Party Facebook)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7月24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胡漢清指民族黨不只「講吓」 曾註冊公司及開銀行戶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