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台辦證取消台中東亞奧運主辦權涉正名運動 美國務院籲兩岸對話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恐懼輪迴|陳頌紅網誌

2018-7-25 14:00
字體: A A A

想來想去,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關我的事。

好友女兒有數學恐懼症,每次數學測驗、考試的當天,就會腹痛、肚瀉,甚至發燒。找私人導師替她補習數學,她上課前也總是緊張得要吃很多很多零食。多的程度是,一大包薯片、一大包紫菜、一整排巧克力,再加雪糕、汽水(這樣吃,不肚瀉才怪)。她沒有變成二百磅女孩,已算萬幸。好友說,那個補習老師,其實長得挺好看,但女兒一見到她,彷彿看到長了獠牙的猛獸,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好友把女兒對數學,兼且對補習老師的恐懼,都歸咎於我。她很後悔在自己懷孕時,跟我見面太多,胎教所致,「遺傳」了我數學差的低等基因,所以我必須為她女兒數學不合格,有可能進不了大學而負責(也許是她沒有聽莫札特、沒有把愛因斯坦的照片貼於床頭,才遭逢「不幸」)。

應該告訴好友,數學差,其實有數學差的好處。萬一數學太好,當上了教授,說不定還被人當成是恐怖份子。就像美國賓州大學經濟學教授Guido Menzio,不就是因為在飛機座位上埋首計算微積分,而被隔鄰女乘客誤以為是恐怖份子在計算炸彈引爆程式,於是「舉報」他嗎?當時電視台新聞大字標題說:「美國人最怕,怕得比恐怖份子更甚的,原來是數學。」

芝加哥大學研究指,對數學恐懼也好,或者其他恐懼症也好,都未必只是心理作用,而是生理上確切受到折磨。研究人員曾對有數學恐懼的受試者,進行連串腦部素描,發現當他們得知快要進行數學測驗後,他們腦裡面感知身體不適的區域便活躍起來,於是,之前曾經伴隨恐懼出現的症狀,例如頭痛、腹痛等等,都會再次經歷。好友女兒的數學恐懼症狀,就是某年某月,碰巧在她考試前夕出現不適的無限輪迴。

(圖片來源:蘋果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7月25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李慧琼批特朗普加劇中東緊張局勢 讚習近平倡一帶一路獲「最廣泛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