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外爆炸 原因及傷亡人數未明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菠蘿包人生|陳頌紅網誌

2018-7-26 14:00
字體: A A A

車輪包和菠蘿包都不是我的至愛,但卻「包含」最多回憶。

小時候,居所附近的巴士站旁,有一間麵包店。每逢下午五點多,車輪包就會出爐(近年好像不曾見過車輪包了)。當時爸爸五點下班,五點半在麵包店前下車,剛好可以買新鮮車輪包回家,並趁媽媽還未回來,跟我和妹妹一起快速殲滅它,免得被媽媽罵「飯前還吃麵包?」。

所以,車輪包就是爸爸和女兒間的秘密,是我們的甜美回憶。

至於菠蘿包,爸爸甚少買,大概是媽媽不批准吃。因為媽媽有嚴重潔癖,吃菠蘿包時,上面散散碎碎的酥皮,難免會弄髒桌子、椅子、衣服,甚至地磚,媽媽只要看到地上有食物屑,就會抓狂,所以,她不喜歡我們吃菠蘿包。

念中四時,當同班好友知道我這個菠蘿包禁令,便提議,她每天早上買菠蘿包回學校跟我一起吃。從此,每天早上我都多了一份期待,眼睛總是離不開課室門口。只要有人走進來,都彷彿嗅到菠蘿包的香味。奈何,這位摯友是那種不到最後一分鐘也不出現的人。每天等呀等,焦急地看手錶,等到差不多打上課鈴,才見到她芳蹤。所以每次吃菠蘿包早餐,都吃得很匆忙,有時候甚至要趁班主任別開臉,才偷偷彎下腰去咬。雖然是這樣,但摯友的心意,比菠蘿包裡面那一大塊鮮牛油更厚重。直到現在,我們仍以姊妹相稱,經常見面。

有一天在茶餐廳遇著菠蘿包剛出爐,看樣子還不錯,便要了一個。誰知道一咬下去,上面的酥皮碎成幾塊,全部掉下,餘下一個光禿禿的麵包,很難看。其實人生也挺像菠蘿包。夢想的酥皮往往在成長時散落,比較幸運的,酥皮一直附在麵包上,而太多的人,卻只剩下無夢無痕的空白軀殼。

我拈起碟子上的酥皮吃,嗯──黏黏綿綿,不好,確實跟小時候吃的差遠了。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7月2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放下垃圾袋轉身離開」可構成檢控 食環署職工會批署方無針對拾荒者訂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