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倡參考澳門做法 向中央申請香港水域以外填海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幸好沒那麼幸運|陳頌紅網誌

2018-8-2 14:00
字體: A A A

幸不幸運,總有兩面。

有一個年輕女子,因為患了子宮癌,無可奈何,要做手術把子宮切除。當時她才結婚兩年,正跟丈夫計劃生孩子,可惜因為患病,以後也無法生育。

健康帶來的打擊才剛結束不久,她跟丈夫的感情又開始生變。丈夫早出晚歸,而且刻意不跟她親近。終於有一天,她發現丈夫跟女下屬有婚外情。她讓丈夫下決定,結果丈夫選擇離開她,投向新人懷抱。

她說,當時那是人生中最低的低潮、最大的不幸,甚至認為這一生都完了。

過了兩年,她在旅途中遇上了現任丈夫。他們一見鍾情,很快便熱戀。他不但憐惜她的過往,也沒有嫌棄她無法生育,還認為把愛留給那些無父無母的孤兒,會更有意義。現在,她家庭美滿,所收養的女兒可愛活潑,一家三口樂也融融。認識她的人都說,她的笑容比以前未患病時更多,她比誰都快樂。她自己也覺得,患病、離婚、不能生孩子的不幸,原來,同時會帶給她現在和將來的無限幸福。

所以,幸運不幸運,有時候,的確不能只看表面。

克羅地亞有一個男人,由三十三歲開始,噩運連連。曾經遇到火車出軌、被巴士撞倒,乘車時車子掉到河中,自己駕車時,不是車子無故起火,就是差點掉下懸崖。雖然都大難不死,但難免傷得「甩皮甩骨」。也許是上天見憐,走了四十年霉運之後,果然必有後福。到了七十三歲,好運終於降臨。他贏了過百萬美元的樂透,從此安享晚年。他到底是好運還是不好運,真難說。但相信大部分人都會認為,幸好沒他那麼「幸運」。

到了現在,依然有人會問,當年唐英年當不上特首,於他來說,是幸或不幸?將來誰誰誰當了特首,又是幸是不幸?不敢說。只是不希望,少數人的幸運,會變成多數人的不幸。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8月2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湯家驊否認討論「失焦論」針對黃遠輝 強調擁高球會籍無影響民主思路報告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