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公布64個監測點 46個錄得沉降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快閃威尼斯|姚啟榮網誌

2018-8-6 23:23
字體: A A A

如果多洛米蒂是主菜,威尼斯就是此次遊覽意大利的甜品。本來的計劃遊山區5天,維洛那1天,逗留米蘭也是1天就回家了。後來山區的天氣預測第5天將要下雨,所以決定縮短逗留的時間,轉往維洛那,逗留2天。走了一天維洛那的舊城,餘下1天,在什麼也沒有準備的行程中,就選擇往威尼斯一行了。人生有許多偶遇,也有許多即興,好像不算是什麼壞事。維洛那的日間非常暖和,氣溫攝氏二十多度,感覺初夏的熱,陽光普照。威尼斯遠在119公里以外,心想應該也不會相差太遠。

由維洛那往威尼斯的火車,Italio私營快車要50分鐘,Trentitalia國營車平均也都不過是1小時8分鐘左右,每天有48班次,第一班車早上5時21分開出,尾班晚上10時21分開出,非常頻密,差不多不需要預早訂票。至於單程車費,由9歐羅開始,到快車的23歐羅,也不算太貴。要遊覽威尼斯,也可以乘坐巴士,班次較疏,車費大概5歐羅,可以飽覽一下沿途車道兩旁的風光。結果我們還是選擇國營火車。持有沒有劃座位的火車票,一般要在月台入口附近先在一部認証機上認証,表示你準備登車,然後往月台候車。維洛那是首站,座位較多,但沿途上車也有很多人。尾站威尼斯的聖塔露西亞車站(Santa Lucia),建於上世紀四十至五十年代,興建時因為要拆卸聖塔露西亞教堂,故此有此名稱。威尼斯的確是旅客的聚焦所在,每日進出火車站的人次達8萬多人。

那天走出聖塔露西亞火車站,陽光原來早已灑滿一地,照得人差不多張不開雙眼。下了車站台階,前面就是渡輪碼頭和攤販,不遠就是赤足橋(Ponte degli Scalzi)。為什麼叫赤足橋?因為橋的前面聳立了赤足者教堂。根據維基百科,赤足者或穿著草鞋者,是有一種乞討的修行模式,為信仰奉獻一生的天主教僧侶。俗世如我,當然無法理解那種修行的艱苦。

威尼斯是個由小島組成的城市,運河或水道穿插其中,共有117條。赤足橋是其中一條跨越大運河(Grand Canal)的大橋。粗略估計,威尼斯共有400座供人踏足橫過大小運河的橋。我們沒有踏上赤足橋,沿運河東行,經過大街和街上售賣糖果、蔬菜和水果的攤子,沒多久就踏上另外一條橋。橋的旁邊,停泊着一艘又一艘划艇貢多拉(gondola)和船夫。貢多拉原來是威尼斯的原來最普遍的交通工具,但今天登上貢多拉的人多是特別的遊客,可能是炫耀多於需要。船夫也會看得出你是否流露如斯面色,趨前向你招手。據說日間40分鐘一程的享受,花費80歐羅左右。至於晚間7時後,在星月下,穿梭於燈影之中之旅,你得付出100歐羅,每額外20分鐘再收50歐羅。不過浪費無價,兩人遨遊於水道之中,抬起頭看到兩岸上他人艷羨的神色,你當然覺得物有所值。

威尼斯魅力之最,自然是聖馬可廣場(Piazza San Marco)、聖馬可大教堂(Basilica di San Marco)和鐘樓(Campanile)。你跟隨人羣的流轉,終於在不知不覺來到廣場中央,碰到那些駐足良久,對景點灼熱的眼神。環顧四周,除了露天咖啡館之外,排隊入內參觀聖馬可大教堂,又是一條長長的隊伍。站了一會,前面的人好像沒有移動的意思。我們於是放棄了等待,走到岸邊,對着一艘又一艘的貢多拉拍照和錄影,好像真的感染了一絲浪漫的氣息。但認真看看水邊,原來飄浮了不少木碎和垃圾。一個少女對着一隻像天鵝般大的海鷗拍照。海鷗不好惹的樣子,好像得不到食物,咧開嘴,想攻擊少女。她立刻匆匆走開了。

聖馬可小廣場旁邊,就是稻草橋(Ponte della Paglia)。橋很普通,但奇怪遊人紛紛駐足其上,眺望向北面不遠的一座有上蓋的小橋,原來那正是歎息橋(Ponte dei Sospiri)。19世紀英國詩人拜倫給它起了如斯美麗的名字,但真相是這座用白色雲石建造於公元1600年的橋樑,其實連接一端的審訊室和另一端的監獄。據說囚犯進入監倉時,經過這座橋樑,看到威尼斯漂亮的景色,悔不當初。不過橋上的又厚濶的窗框遮擋了外望的景觀,看不到外面,何來歎息。

來到威尼斯,當然想起莎士比亞的戲劇以威尼斯作背景的《威尼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e)。這部是最早在中國演出的莎翁的喜劇,於1913年由鄭正秋導演。香港的長城電影公司1976年的製作,由胡小峰執導的電影,取材自《威尼斯商人》,就叫《一磅肉》。威尼斯商人安東尼奧以一磅肉抵債,如何償還猶太人財主,的確是全劇的高潮所在。但你不能不想起德國作家托馬斯·曼(Thomas Mann)的中篇《魂斷威尼斯》(Death in Venice)。記得這個名字,全因為當年台灣志文出版社的新潮文庫,就用了這個名稱。書中用了意大利導演維斯康堤(Luchino Visconti)改編的同名電影中的劇照。狄·保加第(Dirk Bogarde)飾演主角老作曲家,那個他愛上的美少年由Bjorn Andresen飾演。愛得如此心痛,只能用追蹤藝術的美去詮釋。

你會否愛上威尼斯?大概不會。對一個地方的感覺,其實和那時候的心情有關。這次的造訪,只屬於一個快閃的經歷。不過那天威尼斯藍天白雲,五月底的天氣雖然有點悶熱,但到底是一個充滿生氣的城市,遊人如鯽。這個世界如此不堪,倒希望下次再訪時,威尼斯的美麗,一如往昔。

(圖片來源:Google maps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8月6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外交政策》:吉布地債台高築 引美國憂慮會將軍事基地轉交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