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永泰認為民族黨派傳單屬「言論」 難說人民行為違憲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殘酷的親密|陳頌紅網誌

2018-8-7 14:00
字體: A A A

從沒參加過迎新營。

一來不習慣跟那麼多陌生人共處,而身邊沒有任何朋友相伴;二來,自知慢熱,恐怕跟那種要即時進入狀態的歡天喜地場合,格格不入。

結果一直到了大學第三年,才第一次跟德語班一個感情要好的同學,一起參加三日兩夜的德語營。那三天,所有人必須以德語溝通,如果被人發現講英語,就會被記名。到了最後一天,犯規講過英語的人,統統會被嚴懲。

導師沒有提過是什麼懲罰,但為了保住三天「清白之軀」,碰到不懂說的生字,情願做手勢,也不敢講英語。直到晚上回營房裡,跟同班同學走出露台看星,大家才壓低聲線以英語聊天,並承諾不會出賣對方。

最後一天,那些講過英語而不幸被告發的,原來只是拿著掃帚,一邊掃地一邊唱歌,或者要在臨走前收拾營房、清潔廁所而已,沒什麼大不了。比起很多大學迎新營,要一些輸了遊戲的同學喝辣椒油、赤身跑雪地、生吞活蟲等,已算超級溫和。

迎新營的作用,其實跟中國古代鬧新房的意義有點近似。古代男女大多盲婚啞嫁,結婚那天才第一次見面,而當晚就要洞房了,怎也會有點尷尬。所以鬧新房的作用,就是要在短時間內,讓一對新人打破隔膜,那些較為淫穢的遊戲,也是要令新郎新娘在玩耍的方式之下,變得更親密。

心理學家Robert Cialdini曾引述一項五十年代的研究指,當一個人經歷千辛萬苦,例如尷尬、困難、痛苦,才能成為團體一份子,他會更加珍惜這種關係,歸屬感便更強。所以很多注重團隊精神的,例如球隊、學校、幫會、軍隊等,都有一些促使新人、舊人間身體互動的「踩界」遊戲。

當然,凡事必須適可而止。因為迎新營而受傷受辱、因為鬧新房而丟了性命的,大有人在。樂極生悲,是喜事的最陰暗結局。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8月7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侵侵貿戰迫習退,首須刪除大灣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