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高院拒批臨時禁制令 梁頌恆郭卓堅須支付訟費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意大利人|姚啟榮網誌

2018-8-13 23:23
字體: A A A

在路上久了,不用奇怪思鄉病必然發作。在世間,每一個旅程既有開始就有結束,所以沒有一種無休止的旅客生涯。在維洛那逗留2天之後,米蘭是我們意大利遊的最後一站。意大利最著名的城市,除了首都羅馬外,要數米蘭了。米蘭人口一百三十多萬,是時裝和設計的中心。但都會區的1982平方公里上,住了超過八百萬人。如果你是足球迷,當然知道米蘭有AC米蘭和國際米蘭兩支著名隊伍。今屆世界盃沒有意大利隊,絕對缺少了一個值得看的理由。在多洛米蒂山區,四野無人的山谷中,你看到一個完完整整的足球場,只是沒有觀眾席的設施,就知道意大利人對足球的熱愛,不下於南美的巴西。

沒有在米蘭市停留,可能是個損失,因為火車到達中央火車站時,走出大堂一看,給它的美貌嚇呆了。這個全歐洲最繁忙的火車站,為20世紀意大利建築師尤利西斯.斯塔基尼(Ulysses Stacchini)的手筆,到獨裁者墨索里尼執政後才把它全部完成,彰顯法西斯政權下的偉大建設。火車站外觀寬200米,頂高72米,這是當時的紀錄,就算今天看來,內部大堂的牆壁設計和四周的雕塑,也依然令你眼前一亮,堪稱是今次旅程中看過最美麗的火車站。火車站如斯宏偉,這個城市也許不會差得太遠。不過為了節省往機場的時間,我們選擇了距離機場不到15分車程的小鎮卡索拉泰森皮奧內(Casorate Sempione)的一間小旅館投宿。從宏偉的米蘭火車站到地道的小旅館,從喧鬧到寧靜,你看到意大利兩個截然不同的天地。

火車站是社會的縮影,米蘭的火車站外,有個大型的廣場,空間比羅馬火車站廣闊。但廣場上永遠有在不知道在等候什麼的人,獨個兒或三三兩兩,眼神左顧右盼,好像在打量你,也像等待一些機會。或者只是表情有點怪,就引起了旅客的疑心。後來輾轉得悉,原來有幾個來自香港到意大利朝聖的人,在米蘭火車站遇到扒手。幾個陌生人刻意阻擋前路,在推撞之間,朝聖團中有人給取去了錢包而不覺。那麼看樣子和外表其實也並不可靠,最重要還是自己要做好防範的準備,提高警覺。想到2003年的美國電影《偷天換日》的原名叫《The Italian Job》,重拍1969年的同名電影(中譯為《奇謀妙計劫金磚》),片名的直接意思把盜竊說是意大利人或意大利式的工作。是否向意大利人開個不太小的玩笑?意大利的電影傑作,當然少不了第昔加(Vittorio de Sica)1948年的《單車竊賊》(The Bicycle Thief)。不巧也是一個關於偷竊的故事:一個失去單車的父親跟兒子找尋失去的單車,最後無奈下手偷別人的單車,卻被逮個正着。

旅途中遇上失竊,當然是糟透的事。但今次路上遇到的,反而是友善的意大利人。在羅馬火車站我們不懂得購買火車票,一個人帶我們到售票機,示範怎樣購買一張火車票,然後我們道謝時,他說可否請他喝一杯咖啡。其實他並非想喝咖啡,只是希望我們把賞一些碎錢。可惜我們身上沒有歐羅零錢,他失望的走開了,沒有表示什麼不禮貌的態度。從此以後我們就不敢隨便向陌生人請教了。

在米蘭火車站登車往卡索拉泰森皮奧內,不知何故,車廂內警號響個不停,實在煩厭,大家面面相覷,不曉得怎樣做才好。此時車廂內擠滿乘客,火車又要快開出了,大家不敢離開車廂向月台職員求助。斜對面的一對夫婦看勢色不對,在牆上找到一個按鈕按下去,警號立即停止了。我向他們微笑道謝,如果不是他們如此果斷,恐怕我們要不斷忍受直到下車為止。想不到這對夫婦中途比我們更早下車,起身離去時,他趨前用英語說希望我們有個愉快的旅程。匆忙之際,來不及告訴他我們的旅行快要結束了。但簡單的一句,短短的問候,反而令人覺得人與人之間沒有那麼多隔膜,少一分猜忌,多一分親切。

卡索拉泰森皮奧內是個小鎮,我們和幾個乘客下了車,轉瞬間就不見了他們的蹤影。旅館附設小酒館,可能是鎮上唯一晚上營業的食肆,所以應該不難找。按照谷歌地圖的指示,旅宿應該距離火車站不遠。可是走了一會,還是不見該走的小巷。來到一個籃球場前,一對父子在打籃球。父親看見我們拖着行李,徬徨的樣子,問我們要往那兒。我們告訴他要到附近的旅館。他得知旅館的名稱,就直接在手機上查獲電話號碼,然後叫他們派車過來。等了一會兒,車子還沒有來,他又再打電話催促,確定我們的位置,結果旅館的终於車子來了。道謝之後,坐在車子上,才發現小鎮的路太狹窄,不少是單程路,所以短短的距離,結果車子要迂回走十多分鐘。我們安頓之後,想再一次向這個熱心的意大利人致謝。回到籃球場,這對父子早已離去了。

你問我意大利的旅程如何?我會給多洛米蒂山區85分。但喜歡一個地方,不是因為它有多少景點,建築物如何宏偉,或者歷史有多久。旅途上遇上的人才是顯出一個地方真正的價值。我不會天真以為所有人都完美無暇,沒有半個壞人。恰恰相反,善良的人尤如星光,那麼毫不顯眼,但你認真細看,黑夜中他們璀燦奪目。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8月13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填海造地是恐龍概念,違反中央治國新理念|林超英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