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FCC把「百年老店」的牌子砸在陳浩天身上 「自我沉降」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與身分不符的驚喜|陳頌紅網誌

2018-8-14 13:03
字體: A A A

看到報道,嘩!發哥乘搭港鐵呀!嘩!鄭秀文去超級市場買菜呀!嘩!女神岑麗香逛平民時裝店呀!

其實,「嘩」在哪兒?

也許,是我們總會因為別人一些跟身分不符的行為,牽動情緒,產生驚或喜。

例如我的中醫。平日在診所,她總叫我戒口,苦口婆心。她的助手也說:「醫師每次看到我們吃沙律,就搖頭嘆氣,說沙律太生冷了,不要吃。」

但當我跟她外出吃飯,她倒不像一個會勸人戒口的醫師。沙律,她吃得津津有味,還跟我研究人家用的究竟是什麼醬料。魚生,她一樣會點。她說:「偶然吃吃也無妨。」真好。至於她最常叮囑要戒掉的甜品,每次吃飯都是她引誘我,一會說「這裡的芝麻雪糕不吃不行」、「這裡的蛋糕是極品,你吃完不會再吃其他的」,就這樣,我才失守。這個中醫的偶然放縱,反而令她特別可愛。

又例如,念初中時,有一天中午,在車仔麵檔遇到某科老師。當時我和同學都感到很驚訝,因為高高在上的老師,好像跟那些魚蛋、豬皮不太相襯。不過老師微笑著跟我們打招呼,然後說:「一起坐吧!」那一頓,還是他請我們的。那天之後,他一躍成為我們心目中最受歡迎老師。

所以,每當我們看到新聞,選美冠軍講粗口、只有小學畢業的幫會大佬竟出口成章、拾荒婆婆捐了幾百萬給慈善機構……,我們都會因為他們的身分與行為不符,而出現情感上的波動和衝擊。事實上,這些行為如果放在其他「適合」的人身上,卻又一點也不值得詫異。

兩年前,每天早上經過便利店,都看到《成報》放在店舖當眼位置,可見銷量應該很不錯。有時候會想,《成報》之所以變成熱話,是因為它做了一些令人驚訝的舉動,一些與報章本來風格迥異的舉動。如果《成報》的頭條,是出現在《蘋果》,效果,甚至後果,都可能很不同。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8月14日 下午1: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大灣區越吹越心虛,大泡和越拋越樣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