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語錄】倡香港私家車牌內地通行 葉國謙:於指定時間關口「自由飛翔」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那話兒來的神主牌|陳頌紅網誌

2018-8-23 14:00
字體: A A A

伴侶的爸爸還在世時,有一次,陪他回鄉下參加喜宴。已經忘了是他們家什麼親戚結婚,但卻忘不了人生中第一次在祠堂裡面喝喜酒。還以為,女子是不能進入祠堂的,但當日所見,很多女子,包括我,都可以跟同村的男子一起坐在那裡大吃大喝。向遠處看,可以看到他們供奉祖先神主牌的地方,那些暗紅色的神主牌,少說也有數十個。我猜,也許那裡才不允許女子進入吧?

以前,從不知道神主牌的形狀有什麼特別意思,以為長方形只是方便刻上祖先名字籍貫和生卒年分,上面兩角稍圓,是跟「天圓地方」有點關係。但最近看了王威的《上一堂有趣的中國性愛課:從上古到隋唐》,才得知神主牌形狀,原來是仿照「且」字而製,「且」,就是男性生殖器官的象形文字。祖先的「祖」,就是左邊的「神祇」,加上右邊的「男根」。作者解釋:「中國儒家執迷於孔子的『祭如在,祭神如神在』。那麼選擇什麼作為祖宗的形象最適合呢?那當然是陽具了。因為沒有陽具,哪來在靈前哀毀骨立的孝子?」

除了神主牌之外,其實周朝天子及諸侯所用的「圭」(握持在手的玉器,以便易於分出各人等級),都是「陽具」表徵。天子所用的「鎮圭」,當然尺寸最大,一尺二寸長;公守用的「桓圭」,九寸;侯守用的「信圭」七寸,如此類推。後來圭又演變成「笏」,變成上朝時用的memo板了。

《詩經》的《褰裳》這樣寫:「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豈無他人?狂童之狂也,且!」很多人把最後二字「也、且」都解作助語詞。但作者認為「且」乃生殖器,是那個等不到情郎的女子一句狠話。這個解釋,李敖也曾在《玩笑說詩經》中指出過:「且,是在具體的話來罵人了。罵什麼話呢?就是xx。」

(圖片來源:8TV 八度空间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8月23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共貿談致命劣策,習總護短變相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