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形容西九站「十分乾爽」 未現「水簾洞」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情感的出口|陳頌紅網誌

2018-8-22 14:00
字體: A A A

那年從美國探親回來,足足有三星期闊別香港的茶餐廳,奶茶癮已孵出了蟲,爬滿全身。回港後第二天早上,便急不及待乘的士去茶餐廳「治療」。

一上車,便聽到的士司機很大聲地自言自語。以為他在跟誰講電話,講得這樣「勞嘈」,但看清楚一點,他確實是在自言自語。當的士停在交通燈前,他索性打開車窗,向街外大叫:「你們別怪我多說話,我這份人,不說出來就不高興,尤其在這個年代,啞忍是沒有將來的。沒有將來的人會變成什麼?會變成一堆糞便。」

我和伴侶面面相覷,伴侶想笑,我連忙以眼神示意他別「刺激」那個對現實很不滿的的士司機,始終,我們的小命在他手裡。

去到第二個交通燈,司機又再向窗外大叫。這時候,停在旁邊一輛私家車的女司機瞪著他,他立刻向她吆喝:「你look什麼 look?不准人自由表達意見的嗎?我告訴你,這個世界,夠膽說話的人已經不多,你不滿意就拉我啦笨!反正我已經被人害過很多次,也不怕再多一次了……。」

下車時,他突然跟我們說:「不要被我嚇怕,人是需要發洩情緒的。」我點點頭,伴侶也回答:「明白的、明白的。」

慶幸是跟伴侶一起時才遇到這樣的事。如果深夜我獨自回家,又碰到這麼一個司機,肯定驚過見鬼。不知道這位司機哥哥,曾經遭遇過什麼不足為外人道的慘事,而令他變得如此──如此──健談,但至少我會同意,在適當、不太影響別人的時候,人是需要發洩情緒的。不管是把心事「咇哩吧啦」地說出來,還是嚎哭、喪笑、做運動、大吃大喝,都總得為埋藏過量的情感,找一個出口。過度抑壓,後果更加不堪設想。

而我跟那個的士司機基本上也沒什麼大不同,分別只不過是:他的聽眾,是乘客;我的聽眾,是讀者。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8月22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昌指寄送問題延誤獲悉M+合約終止 已向西九管理局呈送爭議通知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