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改變命運|常月明網誌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FCC行李門之後,梁振英下一個出手對象是誰?|王陸|關公拆局

2018-8-25 08:00
字體: A A A

如今寫任何評論梁振英的文章成發言,均有收到律師信的風險,如果阻嚇作用明顕,未來所有高官、政要及富豪大可照辦煮碗,因為律師費對他們絕對只是九牛一毛,且有不少法律顧問會主動免費效勞。

梁振英對「行李門」的裁決作出回應,除了不甘任人批評,更可對女兒及太太作交代,因為如果對此啞忍,當日打電話代出頭的父親及丈夫威嚴何在,況且此事的關鍵在於特首打來電話,接聽的保安人員豈敢不從!

梁振英的自辯理由,是機管局早有大量先例,因此並非特權,興訟主要是政治原因。但他完全沒有回應安全及制度破壞等法官裁決的考慮因素,這種純由個人權利出發,不尊重他人觀點、公眾利益以至特首示範責任的看法,迄今建制派也沒有人膽敢公開支持,因此即使梁氏在FB繼續強辯,最終仍多會不了了之。

梁振英在「行李門」出事後公關最失敗之處,是沒有立即公開向曾經幫助他和女兒的保安人員致謝換取好感。如果他當日懂得援用同一理由(以「酌情送遞」方式,把行李以失物形式經過安檢後送回禁區外的物主經常發生)向公眾交代,而非糾纒於有否自稱特首,更不會引起旁觀人士的不滿向傳媒投訴,如今在敗訴後強稱對手有政治動機,只會予人「死雞撐飯蓋」感覺。

梁振英如今最能挽回面子的理由,是保安局今年四月經已修例,不再規定初檢時須「同行同檢」。梁氏大可由此推論證明,自己及其他過去曾受惠於「酌情送遞」人士,其實絕無行使任何特權,舊例未能與時並進,才需加以修訂。但梁振英多不敢這樣做,因為不想再挑起另一火頭,讓人批評政府修例其實是衝著本案所致。

事實上法庭答辯一方正是採用此策略去申請將原訴人的司法覆核中止,從而節省法庭的時間和開支,但法官並不同意,因為事發時尚未修例,若貿然駁回司法覆核申請,對原訴人並不公平。

按照梁振英過去的表現,他斷無立即收回成命自動認輸放棄之理,但若把保安局等相關部門再捲入個人風波之中,後果可大可小,因此他只敢引述機管局的公開數字,證明自己不是行使特權的第一人(但肯定是第一位打電話的特首),由於資料全屬公開,所以無懼機管局的不滿。

君子報仇十年未晚。這次事件梁振英最不滿的,除了法官的裁決外,還有資助對手司法覆核的法援署。一如FCC,梁振英對法援署過去支持泛民及反對派挑戰政府施政的成功例子應極看不過眼,這次「行李門」對方更是「險勝」,令梁氏作為特首及慈父的形象被嚴重矮化(或不能兩者兼得),當然更會是忍無可忍。

以梁振英的聰明智慧,他當然不會在今天對法援署開炮,以免與FCC混為一談,但日後遇到合適機會,則一定會為被覆核的政府部門或官員「仗義執言」,這是梁氏對掌握個人宣傳機會的敏銳之處,過去幾年在針對港獨的過程中,成績已可見一斑。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8月25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西蘭和內地房屋新措施給香港的啟示 – 控制炒賣是正道|林超英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