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師傳人一劍穿心,直插中國崩盤底因!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記起假往事|陳頌紅網誌

2018-8-25 13:59
字體: A A A

被人冤枉,很慘。

多年前的舊同學聚會中,一個同學跟我說,他永遠記得有一天早上,他哀求我借功課給他抄,被我斷言拒絕,結果害他欠交功課。由於他已經是第N次欠交,放學後還被班主任叫到教員室痛罵一頓。他「回憶」這件往事時,嘴角微顫,笑容牽強,可見依然心懷怨恨。

但我幾乎可以確定,他記錯。最大鐵證是:他說他問我借數學功課抄。自升上中四之後,我的數學只徘徊在合格邊緣。每天早上,我都心急如焚地等候最好的朋友踏進課室,一.肚子餓,等著吃她幫忙買的菠蘿包早餐;二.要趁上課鈴響之前,抄好她的數學功課。

所以那個男同學埋怨我沒有借數學功課給他,九成是誣衊。除非,那一天我還沒有抄好,實在無法借給他。但如果是這樣,坐在附近的他,理應看到我之後在瘋狂抄功課的情景,理應原諒了我。

美國認知心理學家Elizabeth Loftus在一個講座中指出,記憶並不可靠。因為年月、心情、壓力、經歷,或者信念的轉變、別人的暗示等,都有可能更改記憶內容。她做過多項研究,都證實記憶可以被輕易植入,令人「記起」一些不曾發生過的事。例如,研究人員製造一場車禍,然後問受試者兩車相撞時的情形。受試者在工作人員的暗示之下,會把車速形容得很快,甚至有人堅稱看到滿地玻璃碎,實際上,地上根本沒有玻璃碎。另一項實驗中,一群軍人進行被俘虜後的審問訓練,三十分鐘盤問過程中,會被威嚇、侮辱。之後研究人員刻意作出一些誤導,他們便堅稱盤問者是另外一人(Ted.com)。

我很幸運,只是被同學冤枉無義氣。有些人,卻因為別人的不實記憶,而坐了一輩子的牢,甚至丟了性命。在美國,四分三的冤獄,就是由於證人認錯人而被無辜定罪,那才真的不幸。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8月25日 下午1:5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肺」語錄】高鐵回報率越估越低? 陳帆:正數就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