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碎花裙到套裝裙的轉換

范析852│警方違規盜攝變本加厲 立法會外變人肉CCTV

2014-6-12 08:27
字體: A A A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明天將繼續審議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前期撥款申請,由於上周五(6日)發生了「佔領立法會」事件,示威者進入了立法會大堂範圍靜坐抗議,事後更因有其他支持者到場而引發衝突,立法會秘書處需要報警求助,「引警察入關」執法,故立法會現時已採取高度戒備,包括在整個車道範圍及示威區架設鐵馬,同時實施一系列的臨時措施,以防止事件重演。

身兼立法會行管會主席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就證實,警方已就事件展開刑事調查,不排除有人需要負上刑責,意味「佔領立法會」人士或會被秋後算帳。而其實當天晚上在場執行任務的警察,也有一筆涉嫌濫權的帳尚未算清。

警方上周五處理佔領疑濫權

老范在上周五晚,一直在立法會現場採訪觀察。當天佔領立法會的人士,至晚上11時多,宣布將撤離現場,並會於13日即本周五,再次返回現場繼續抗爭,各人然後一字排開,拉起橫額,即從立法會大樓公眾入口步出,穿過立法會廣場,再步出車道入口,然後就在立法會道外的行人路上,宣布行動結束,大家將會離開,同時開始收拾物資,亦有個別行動者即場接受傳媒訪問。

與此同時,老范就目睹,現場此時竟然有最少三組的警務人員,在立法會車道入口兩旁一直默不作聲舉機進行攝錄;而另外一組,更是在對面的行人路上架起腳架,一直作遠距離攝錄。

其實,近年遊行集會舉起期間,警方派員進行攝錄工作,幾乎成了例行公事,特別當有衝突發生,警員在現場處理的同時,更必然「梗有一攝錄機在左近」,加上警方引入隨身攝錄裝置,警方拍攝現場情況,猶如變成奉旨的基本動作。

元旦遊行被本報踢爆違規盜攝

不過,基本動作卻不一定是正確的。《852郵報》早在今年元旦遊行後,就曾撰文指出,元旦遊行雖然有非暴力演練環節,但最終僅得數千人參與而未有發生萬人齊躺中環馬路的場面,結果數百名警察當時要在寒風中呆站一晚。而當天的一件小插曲,就是有「香港人優先」成員運來數籮番茄,準備派給市民用來向梁振英照片投擲發洩時,大批警員即時把有關人等重重包圍,然後一聲令下「抬人」,最後拘捕了兩名人士,一時間造成混亂場面,而當時就有不少在場市民包圍警方,指斥警方濫權。根據《852郵報》記者當時現場直擊,就發現有軍裝警員疑違規使用攝錄裝置。

所謂的違規,正是指有警員無聲無息地舉起攝錄機拍下衝突過程,卻沒有向在場人士表明自己正在拍攝,現場更也沒有任何警員舉起告示,向公眾表明拍攝紀錄正在進行中。當時有在場市民一度提出質疑,指此舉有違規之嫌,但有關警員並沒有理會,繼續照拍可也。而這一個拍攝方法,便正正違反了警方內部指引,更嚴重是侵犯了市民的人權。

必須指出,政府對使用攝錄裝置其實有極嚴格的指引。例如房屋署在不少公共屋邨的公共地方如商場及大廈大堂,都有安裝CCTV系統,署方同時會張貼通告,通知住戶及其他人士,錄像片段只限用作保安及管業用途;康文署在內部指引中,也要求員工遵守有關操作閉路電視的守則,以保障場地使用者的私隱,並在已有安裝閉路電視系統場地的顯眼處張貼中英文公告,知會公眾人士場地內設有閉路電視系統。至於曾發生擲鏹水彈的旺角行人專用區,相關指引訂明系統的操作和管理模式,以及警方提取錄像的程序、手續等細節外,油尖旺區議會亦在攝影範圍內豎立告示,通知市民有關地點是閉路電視的監察範圍。

指引要求向當事人預告錄影

至於香港警方使用攝錄機的指引就更為嚴謹,去年警方引入隨身攝錄機時,根據保安局向立法會披露的資料,就指出警員是在受訓後才會被委派操作及取用錄影資料,而警員是會在「合理及可行情況下」會向當事人預告開始錄影,加上裝置顯示屏向外,運作時又有閃燈,以保障市民的知情權及私隱。而當局當時也表明,有關指引跟使用攝錄機的指引相若。

警方在元旦當晚把指引的要求拋諸腦後,而在上周五,更有變本加厲濫用攝錄機的情況,因為當時並不是一個衝突場面,故警員絕對有條件向在場人士宣告,自己正進行攝錄工作(而其中有一組警員選擇在對面馬路拍攝,就明顯是不欲被人發現),但在場警員不單沒有這樣做,當時從表面看來,攝錄機並沒有任何指示燈閃動或亮著,顯示正在運作,卻當老范繞到警員身後時,就近距離確認了當時確是在拍攝紀錄中。

疑警方欲大包圍式紀錄方便搜證

更離譜的是,當時警方其實沒有拍攝的需要。誠如上文所述,警方進行拍攝,多在遊行集會或出現衝突之時,然而上周五晚,示威活動已經完結,但在場的三組警員卻繼續攝錄,為時甚至長達10至15分鐘,猶如化身成人肉CCTV,並且是在當時被拍攝人士或不知情下,紀錄了所有出入立法會範圍人士的容貌,此其一;其次,是有人當時其實只是在路邊閑談,甚至只是路過的路人,都同樣被「紀錄在案」,而警方此一行徑,隨時可造成白色恐怖。

究竟當時警方為何要作出「無謂」的攝錄,整理上周五當天事件的時序,或能找出端倪。查當天下午,早已有示威者進入立法會大樓內,但立法會並沒有報警求助,直至傍晚現場形勢出現變化,警方才應召到場。換言之,警方並沒有機會紀錄當時進入立法會大樓人士的樣貌,然而,是否因此就在事後「補救」,盡量全數拍下所有從立法會範圍離開人士的資料,以方便日後進行的刑事調查?

人權組織轟應早已熄機

老范問過香港人權監察主席莊耀洸,他在視察當晚的現場照片及了解警方當時的行動後,就質疑當時警方為何在集會結束後,仍啟動錄影裝置,「佢係應該熄機的,究竟咩原因要再影耐啲?佢係要有理據先可得到!」

他不諱言,當晚在場人士進場時或沒有被攝錄,「但出來就畀你影到,不過佢可能由頭到尾冇參與所謂的佔領,市民係會擔心畀警方誤會有份,單係咁已經令警方做法有問題。」他甚至批評,警方當時根本是「冇必要地搜集資料」,「除非有罪案發生,你先要去紀錄,但當時連活動都完咗,冇咩理由仲要拍落去。」

其實,警方拍片當然有其用途,用法之一就是用來認人,可以用「大包圍」方式記下,在場外事後一直舉機,就能保證「一定影到你」,莊耀洸就指,如果警方要作出檢控,舉證責任在警方,然而應由立法會的保安人員進行認人,而不能依賴這些攝錄影像:「就算係,都係立法會的CCTV鏡頭,警方呢啲片,其實只係好輔助性證據,不過,都係一個不公平地搜集市民個人資料。」

他更擔心,如果公眾對警方做法習以為常,「佢今次影多15分鐘,下次影多半個鐘,然後影多一小時,但其實由始至終,都可能係濫緊權,只係冇人出聲。」

香港回歸第17個年頭,人權、民主與自由等狀況卻未見進步,社會上的示威遊行等抗爭運動就愈來愈多,惟香港警察對遵守指引與依法執法這些最基本不過的原則,反而愈見開倒車,隨手舉例,就有警方屢次在沒有警告下施放胡椒噴霧;如今連沒有告知下動輒暗地錄影也屢見不鮮,結果警方跟市民同樣淪為輸家,令警民間失去信任。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12日 上午8:2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陳頌紅網誌│仰視你的性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