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會審時度勢啟動23條立法 「有些工作正在進行中」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壞時刻|姚啟榮網誌

2018-8-27 23:23
字體: A A A

讀村上春樹的近作《刺殺騎士團長》的第一部《意念顯現篇》,兩週下來,不過300頁,還差百多頁才能夠完成。我的確是一個不合格的讀者,按照目前的進度而言,大概還要多數天。讀得如此緩慢,倒是因為它畢竟是一部列為不雅淫褻的小說,需要仔細看個清楚到底問題出現在那裡。把不雅淫褻抽空來說是沒有意思的,因為標準在不同的時代都會不同。如果把其他的情節、人物的關係的發展刪去了,只把所有描寫性愛的片段連結起來,當然不就是你心目中不雅和淫褻物品了?這樣的情況,等於你在佛羅倫斯排隊參觀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來到雕塑面前,整個雕像的構成和姿勢不看,你的目光原來只是看到生殖器那部分,而且用放大鏡把它纖毫畢現來看証明是否不雅淫褻,是不是個笑話?

事實上,如果大家用心細看「大衛像」的男性生殖器和全身的比例,倒會覺得它小。滿腦子假道學的人其實道德淪亡,被狹隘的思想蒙敝,只想到淫褻不雅,而不求真理,無怪乎不太願意追尋真相。可是不少人奇怪古羅馬和希臘的男性雕塑的生殖器那麼小,因而在網上提問。有個關於藝術歷史的網站How to Talk About Art History解答,引用了許多同時代的塑像圖片作比較,發現真的有如此相同的現象。這個「小」絕非偶然,提問者也並非愚蠢。古希臘羅馬塑像中的男性生殖器的尺寸太小,原來關乎小生殖器代表理智和充滿智慧,影響了不少後來的作品爭相倣效。相反大生殖器的男性代表愚蠢、縱慾和醜陋,或者充滿獸性。古希臘的塑像的構成沿用均衡和理想主義的原則,巨大生殖器太誇張,也不合乎比例,當然不受歡迎。

那麼「大衛像」的大衛的男性生殖器除了小,還有什麼有問題?大家一直以為那麼小,是因為米開朗基羅不過是受了古希臘藝術作品思想的影響。2005年兩位佛羅倫斯的醫生最表了一份報告,為「大衛像」的小生殖器提供了另外一個解釋:「大衛像」的形象忠實地反映了大衛面對巨人歌利亞(Gloiath)時的恐懼。心生恐懼,受驚之下生殖器頓然萎縮,是自然的反應。如果從正面看大衛的表情,正好顯示他面對強敵,流露惶恐之色。兩位醫生的結論表示米開朗基羅不愧是大藝術家,他的大衛表現了肢體每一部分對強敵時的恐懼和緊張。這微妙的生理反應,也顯示在男性生殖器萎縮那一刻,而且恰到好處。

大衛和歌利亞是舊約聖經的重要人物。我初中時上聖經課讀舊約,也正好讀過《撒母耳記上》。第17章當中說到巨人歌利亞連續40天,每天兩次向以色列人討戰,進行一對一的決鬥,來決定戰役的勝負。以色列人極其害怕。大衛為三個兄長送飯,聽到歌利亞叫陣,重金賞賜下,決定出戰歌利亞。大衛拒絕戰衣(所以米開朗基羅把他塑造為赤身露體),面對頭戴銅盔、身穿鎧甲的歌利亞,左手把機弦靠在肩上,用機弦彈出石子,擊中哥利亞前額。歌利亞仆倒,大衛將歌利亞的刀拔出來,割下他的頭顱,把他殺死。不過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仍有一個謎團未解:究竟他右手執着的是什麼?有人說是神秘的武器,有人說是機弦套,可是至今仍然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

大衛打敗歌利亞,用今天的話來說,是一個被看不起的弱者打敗強敵的故事,對奕中的強弱懸殊,本來不應寄以厚望,但結局出人意表,自然令人痛快。但現實中如此的好消息不常有,強者勝弱者更是常態。強者遇到強者,只能智取,不能力敵。剛過去一週,澳洲內閣內閧,高潮迭起。澳洲的總理一職,由執政黨的黨魁出任。第29任總理譚保(Malcolm Turnbull)民望低迷,同袍移民部長彼得·達頓(Peter Dutton)見獵心喜,挑戰譚保黨魁一職。第一次挑戰不果,兩天後再挑起黨內投票,迫譚保下台。譚保知道大勢已去,讓財政部長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出戰達頓。結果意外地莫里森以45票勝出達頓獲得的40票。莫里森無端變成第30任總理。

莫里森是誰?莫里森是譚保任內的財政部長。前總理托尼·雅培(Tony Abbott)在位時任移民部長,與雅培提出把難民船拖回公海(Stop the Boat)的計劃。所謂Stop the Boat,即是儘量使用任何辦法、不理後果和不顧死活把難民趕回,甚至把難民移到全新的船隻,送回原居地。到達澳洲國土的難民,則被送往在太平洋島國的難民營,由當地政府營運。因為澳洲政府不聞不問,情況悲慘可想而知。2014年某夜,關在難民營的難民被召集在一起看一個錄影播放。他們以為看的一齣電影,卻不料莫里森出現在銀幕上,對他們說:你們永遠不會被安置於澳洲境內,澳洲政府永遠不會改變這個政策,澳洲永遠不是你們的家。難民聽罷有如晴天霹靂,呼天搶地。是夜有百多人企圖自殺。莫里森呼籲黨內支持他,就提及他Stop the Boat這個政績。

因此,《刺殺騎士團長》中主角有一句話最深得我心:「沒有一件有意義的新聞,或者說,現在每天的一切新聞,對我來說幾乎都變成無意義的事了。」莫里森出任新總理,一點興奮的心情也沒有。由一個沒有同理心的人領導國家,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圖片來源:Rick Steves’ Europe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8月27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羅致光指延長產假可鼓勵生育 游清源:比曾蔭權免稅鼓勵生育說法「更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