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批以「公允評論」為鍾劍華辯解 張達明:不明白誹謗法如何區分事實及評論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退而求其次的阿Q快樂|陳頌紅網誌

2018-8-28 14:00
字體: A A A

不得不信邪。not my day 就是not my day,倒楣事會一浪接一浪。

像昨天。一早起來,不小心撞到檯角,膝蓋腫了起來。可能傷及哪一條筋,整天走路都痛得一拐一拐。外出吃早餐,想吃A餐,沒有了;點C餐,哎呀!剛剛賣出最後一份。好吧!叫一件多士算了。侍應很不好意思地說,今天多士爐壞掉,下午才有人修理。本來為了健康,不太願意晨早流流吃菠蘿包,不過──好吧!一個菠蘿包。啊!麵包師傅今天請病假,連菠蘿包也沒有。結果吃了一碗更不太願意吃,但終於吃得到的牛奶麥片。

吃完早餐,想去洗手間。在茶餐廳洗手間門外等了大半個世紀,裡面的人仍未出來,便走去商場。一進去,裡面負責清潔的嬸嬸說,沖水馬桶全部壞掉,要自己用水桶沖廁。為免膝蓋未好又弄傷腰,想了想,罷,去另一個商場。

剛走到另一個商場的洗手間門口,便看到「暫停開放,請上三樓」的告示,惟有上三樓。走到扶手電梯前,電梯修理中,要一級一級走上去。可憐的膝蓋啊!

也許我沒有記住波士頓大學市場學系副教授Carey K. Morewedge的忠告。她指出,當我們想買一件東西、吃一些東西,或者想完成一些願望時,萬一「時不我予」,難免感到失望。但是,如果我們能學會享受和喜歡次一級,甚至完全不同的選擇,心情隨時會變得更好(二O一六年五月號《心理科學》)。

那就是說,當A餐、C餐、多士、菠蘿包都沒有時,我應該學懂去享受那一碗平日絕對不會點的麥片,起碼,夠健康。當甲乙丙個洗手間都無法使用時,也應該感激尚一個可徒步上去的「就近」機會,至少,讓我檢視膝蓋痛的程度。

退而求其次,未必不好,只要調節想法和要求,把被迫和無奈都看成是「更佳選擇」,那就可以很阿Q地快樂下去。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8月2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共貿戰致命傷:大陸樓巿就快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