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語錄】非洲豬瘟傳豬不傳人 湖南疾控中心:豬肉能吃、能吃、能吃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最令侍應討厭|陳頌紅網誌

2018-8-30 14:00
字體: A A A

某天下午在茶餐廳點菜時,告訴侍應姐姐,要一客「鮮茄蓉雜菜炒意粉」。她皺起眉頭問:「什麼?」我重複一次。她很權威地更正:「沒有肉,這意粉裡面沒有肉。」我一頭霧水,便回答說知道,因為今天吃素,也不能吃肉,所以才點「鮮茄蓉雜菜炒意粉」。她不耐煩地加重語氣強調:「不是說了,這裡面沒有肉嗎?」我投降,點點頭說:「行,總之就是雜菜意粉。」

她走開後,我拿起餐牌細看,上面的確寫著「鮮茄蓉雜菜炒意粉」。那「蓉」字,不是我胡亂加上去的,只是照讀。但可能我有銅鑼灣口音,侍應姐姐聽錯。又或者,侍應姐姐只是替工,不太熟悉餐牌上過度詳細的形容詞。把菜名說得過長,反而令她混亂。

也對,誰會跟侍應說「我要一杯香滑港式傳統絲襪奶茶」、「要一碟遠近馳名好鑊氣即叫即煮熱辣辣乾炒牛河」?所以說到底,把餐牌菜名搬字過紙,沒把「鮮茄蓉」簡化,惹侍應姐姐不高興,是我錯。

不過紐約一個從事飲食業二十多年,專門以尖酸手法撰寫餐廳壞顧客故事的博客Darron Cardosa,在他的The Bitchy Waiter網站中就指出,其實侍應生反而不喜歡沒有仔細閱讀餐牌的顧客。尤其是一些有特別要求,例如對某些食物敏感,或者因各種原因對某些食物有禁忌的顧客,如果一坐下來,連餐牌也不看,就要侍應生介紹,他們反而覺得不耐煩。「看完餐牌,有任何疑問題,我們樂於解答,但若連看也不看,要我們拿著餐牌為你逐一介紹,就太浪費我們的時間。」

除了這類顧客不受歡迎之外,不禮貌、不停拍照、過多要求、要侍應生一起唱生日歌,以及覺得冷又不肯用披肩或穿外套,硬要侍應為他一個人提高冷氣溫度的,都被他列為最討厭顧客。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8月30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二度文革燒壞腦,習帝貿戰燒數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