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竹襲港】馬時亨不敢為港鐵恢復服務作承諾 潘啟迪批如「四不像」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唱國歌|姚啟榮網誌

2018-9-17 20:35
字體: A A A

入籍澳洲,成為澳洲人,必須要出席入籍儀式,宣誓成為公民。這個入籍儀式由聯邦政府的內政部舉辦,除非你身體有永久的殘疾,影響你親自出席,不然你必須在儀式中宣讀誓辭,才算是完成手續。儀式一般由你所居住地方的區議會舉辦,數個月舉行一次,也有一些由內政部統籌。參加過不少親友的入籍儀式後,為了方便這些未來的公民,才知道有些儀式安排在週日日間,有些安排在星期六日間,更有些安排在週日晚間舉行。等待如此重要的日子到來,不消說經歷了幾許淒風苦雨,你應該簡單祝願,有生之年當中,不應該有再多的一次。

每年約16000人被安排在國慶日當天的入籍儀式上成為澳洲公民,本來是雙重的意義。不過澳洲的原居民土著覺得1月26日是白人入侵他們國土的日子。為了避免再冒犯和尊重原居民,有數個區議會已經通過不會再在當天舉行入籍儀式。澳洲的白人歷史始於1788年。英國皇家第一艦隊的統帥亞瑟·菲利普(Arthur Philip)船長帶領七艘載有囚犯的船隻駛入悉尼灣,升起英國國旗,標誌着殖民地時期開始,直到1901年澳洲聯邦政府成立。不過到了1988年,所有州和領地才統一承認1月26日為國慶日,但原居民一直視之為入侵日。許多聯邦政府執政自由民族黨的議員,腦袋中充滿白人的優越感,今天還要拒絕新移民,視他們為洪水猛獸,實在可笑。如果當年菲利普船長沒有帶領囚犯登陸,成為這個土地上的新移民,澳洲大陸可能今天還是原居民的樂土。也應該說沒有新移民,就沒有今日的澳洲社會。

有些國家不承認雙重國籍。入籍澳洲,是否等於跟原來的國家脫離了公民的關係,還有很多具體的細節,但入籍是一份契約,不是領取一個護照那麼簡單。宣讀入籍的誓辭有兩款,給信奉基督教天主教的人和其他非教徒使用。信奉基督教和天主教的教徒的誓辭如下:「在上帝見證之下,從這一刻開始,我保證效忠於澳大利亞和其人民,分享他們的民主信念,尊重他們的權利和自由,堅守和遵從他們的法律。」非教徒的版本只是沒有「在上帝見證之下」這一句,其他相同。澳洲是一個以基督教教徒為主的國家。2016年的人口統計中,泛基督徒佔了總人口百分之52。這個泛基督徒是個統稱,包括了天主教和其他信奉新舊約聖經的宗教。誓辭沒有提及上帝的版本,正好承認新的移民當中,很多還有其他的信仰。至於提到的民主信念、法治和人權,看來本來很基本、屬於每個人的東西,現在反而逐漸被許多強權政府所剝奪。所以你問為什麼要移民,問得正好,原因不會是只得一個。有人就曾經這樣說過:若不是活在暴政虎口之下,何必遠離家園?是否代表了許多人苦痛的心聲?

宣誓儀式中,當然要唱國歌,但到底大家都懂得裡面的意思,又是另一回事。在1984年之前,在公眾的場合,澳洲的國歌還是沿用英國國歌《天佑我王》(God Save the Queen)。現在大家高歌的《前進美麗的澳洲》(Advance Australia Fair)早已流行,是1878年由蘇格蘭裔澳洲人彼得·多茲·邁克康米克(Peter Dodds McCormick)創作,在該年11月30日在悉尼一個活動中首演的。原來歌詞中有較多的英國情意結。現在的版本只有兩段,歌詞中第二段提及的兩句「這裡有無窮的原野;給遠渡重洋來到的人」(For those who’ve come across the seas, we’ve boundless plains to share)好像回應了澳洲這個以移民為主的國家。第一段的首兩句「澳大利亞人讓我們歡笑吧,因為我們自由年輕」(Australians all let us rejoice, for we are young and free)本來指澳洲立國年輕,但原居民早已在澳洲大陸生活了5萬年,何來年輕?聯邦政府一直不給予原居民土著平等的對待,直至1962年才給予他們投票權。

但許多同情原居民的澳洲人希望用不同的方法喚醒大家對他們的注意。前數天在昆士蘭州一個叫哈珀尼爾森(Harper Nielson)的9歲女童在校內拒絕唱國歌,因為她認為歌詞中的「前進美麗的澳洲」並沒有包括了原居民的文化在內,這一句只可以代表澳洲的白人。原居民是澳洲的本地人,比白人的殖民地開始的歷史文化更早,卻沒有提到。校方認為她蔑視國歌,把她施以留堂懲罰,但尼爾森毫不退縮。校方更認為若尼爾森不認同學校的政策,可以選擇別的學校。不過尼爾森的父母出面支持她,表示她是個勇敢的女兒。

當然許多人都認為尼爾森一定受到父母的壞影響,以她如此年紀輕輕,一定沒有如此獨特的看法。假使尼爾森是個成年人又如何?在一個專制的政權下,她可能就是個罪犯了。幸好我們的網絡沒有被過濾、給封鎖,或者只容許一種聲音。以前白人政府對原居民的所作所為,逐漸被披露出來。這一頁又一頁不光彩的歷史帶來震驚,也有懷疑。歷史的傷口鋒利如刃,遺憾的是許多人選擇視而不見,也許多人借口往前看,輕輕把它們帶過。國歌唱與不唱,是個公開而理性的辯論。你有你的聲音,我有我的道理。我們也不見政府介入,一下子把它提升到國家安全的層次。思想自由可貴之處,就在這裡。

(圖片來源:AusGovDPMC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9月17日 下午8:3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山竹襲港】湯家驊指停工影響金融市場等 「牽一髮而動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