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原是親兄弟|常月明網誌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公關放彈拆彈,特首辦一手包辦|王陸|關公拆局

2018-9-22 08:00
字體: A A A

超級颱風山竹的「長尾效應」,不單見於馬路上的回復原狀,還有特首的公關反彈。

山竹離港差不多一周,香港仍然是「樹骸」處處,市民出入仍感不便,情況前所未見,而特首遭人的批評,更由「停工」轉移至「出氣」,兩者均是公關大忌。

有了去年應付天鴿的經驗及與澳門的比較,港府對今年的山竹更有備而來,這本是特首向北京表演管治身手的最佳機會,可惜最後功虧一簣,難怪她如此動氣,非要找一班刁民來揶揄不可。

事實証明,這次山竹過後,特區政府的相關官員幾全銷聲匿跡,既沒有人落區巡視情況,關心市民上班困難,對受到影響最嚴重的杏花邨也一屑不顧,甚至連一句安慰及道歉也欠奉,只有一味叫市民互相忍讓。特別成立的跨部門工作小組雷聲大雨點小,明顯沒有考慮公關工作的重要與分工,這到底是由於特區政府根本不重視形象宣傳,還是沒有新聞統籌專員參與的後果?看來似乎是前者居多(因為政府新聞處長或特首辦主任可同時兼顧新聞統籌功能)。

回顧過去幾周,要是沒有兩位前任及現任特首的主動積極參與,香港其實沒有甚麼重大新聞與八卦消息,港聞版除了幾宗大案的法庭審訊及交通意外消息,幾乎是一片空白。

梁振英掀起的連串爭拗與筆戰,動力源於個人的不服氣,目的是打擊所有對手,作用是為自己申辯,所以主動權完全操諸己手,隨時可發可收,由個人一手包辦。

林鄭由於需要出席各種不同場合,由行政會議到立法會,由慈善活動到周年慶典,不斷給予記者追問機會,終被質問及批評至沉不住氣,才會錯估形勢予人口實,其身不由己的情況,明顯較梁振英困難得多,加上下屬未能事先陳以利害或提供另類回應方法,只能靠自己臨場隨機應變,雖然特首對此自視甚高,但百密總有一疏,最近出席東周刊十五周年慶祝會,與集團主席在台上隔空對罵便是一例。

根據傳媒報道,特首本是首位致詞的主禮嘉賓,但由於特首辦主任事前收到提示,竟建議特首改為在主席發言後作回應,兩位領導人遂因此拳來腳往舌劍唇槍,令台下的一眾嘉賓大感愕然。

換上有經驗的公關或新聞統籌專員,雖明知主人家對特區政府或特首出言不遜,但因是對方的大喜日子,為能息事寧人,多會建議特首選擇在致詞後馬上離開,避免留在現場令雙方尷尬及須即時回應,因為不知者不罪。

但特首辦主任卻建議特首先聆聽主席發表偉論,然後立即回應,原因除了是知道特首有此過人本領,更加是因為要滿足特首的好勝心態,絕對不肯亦不會任人公開侮辱,即使對方只是指桑駡槐。

梁振英與林鄭都是一樣的好勝與好戰性格,遂令香港傳媒不單不愁寂寞,讓公關人員可以大展身手,亦令兩人的下屬有更多退縮與喘息機會,非必要不會隨便現身傳媒,為自己製造公關危機,這次山竹災後的市民媽聲四起及高官集體隠形,即便是最佳例子。

公關與政治一樣,沒有永遠的敵人和朋友。傳媒集團主席曾嚴厲批評正在參選的梁特首,但他上任後卻讚譽有加;林鄭這次對主席即場重手還擊,只要事後有人安排主動協調,一樣可以立即冰釋前嫌,特首辦主任既是特首「發炮」的推手,如今拆彈工作由他一手包辦,同樣是合適不過,但若要特首對「任人出氣」一說收回成命,特首辦雖責無旁貸,但卻不易為特首個人找到得體的下台階。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9月22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紐時》:疑中國加強控制 偵察機發現南海島嶼軍事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