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通車】林鄭主持高鐵通車儀式 強調落實「一地兩檢」安排很關鍵

常月明

-留給最愛女兒的說話

女兒在他方,無法面對面嘮叨,惟有一週一家書,寄上碎碎唸,繼續讓女兒耳根不清靜。常月明,生於月圓之夜,又名「常哦」,那是女兒沒大沒小地替她起的花名。

好友原是親兄弟|常月明網誌

2018-9-22 08:52
字體: A A A

女兒:

你媽媽我從小都愛問一些特別問題:「人是怎樣在不知不覺間,從嬰兒變成亭亭玉立的黃毛丫頭?怎樣從傻呼呼的小孩變成英俊小生?」「人人都有一張臉,都有五官,為什麼就可以如此不同?」「為什麼有些人看上去就順眼,有些多看一眼都不願意,甚至雖無過犯,面目可憎?」

從盤古初開至今,也數不清有幾多人來了又走了。如果把曾經存在的人口統統加起來,有幾多百個億?在一張這麼小的臉上,為什麼五官可以組合出如此多的變化?

以上問題,至今仍未找到滿意答案。

之前在《世界日報》看到一則報道:兩個住在杭州的男人,五十八年來都是鄰居,也是同學,一直感情要好。多年來,兩家的親戚看到他們在一起,都說他們長得相像,似親兄弟。

直至十年前,有人提議他們不如索性驗一驗DNA。本來也只是鬧著玩的,結果竟證實兩人是親兄弟。而其中一人的弟弟,原來是對方的父母所生。

由於兩家人的感情都很好,基本上經常見面,以前醫院犯下的這個大錯,兩家人都不打算追究。反正,親人一直在身邊。

所以,他們還算是幸運的。

媽媽 草於遙遠他鄉
2018/9/22

(圖片來源:網上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9月22日 上午8: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公關放彈拆彈,特首辦一手包辦|王陸|關公拆局